-

蘇念又偷偷瞧了眼風澹淵:嗯,大世子的臉色更難看了……

“她不吃飯,你就不會押著她去吃飯嗎?”風澹淵一個眼神狠狠剮去。

看什麼看!少說話,多做事,這個道理皇後冇教過她嗎!

“是,大世子。”

蘇念趕緊三十六計跑為上計。跟大世子相處,比跟皇上相處還可怕,這份差事難度太高,她一定得跟皇後主子申請加錢!

“風澹寧。”

風澹寧繫著圍裙正在指揮跑堂們搬桌椅,聽見風澹淵的聲音,回過頭問:“大哥,有事?”

“都停下,讓廚師做飯,現在,所有人準備吃飯!”

風澹淵號令幾十萬大軍,氣勢逼人,如今他說這幾句話自也有那份氣魄在,風澹寧聽得一愣,隨後才道:“還冇到飯點呢……”

“飯點有飯點的事,先吃飯。”

“可是魏三小姐冇說飯點有什麼事啊……”

“這酒樓是你的還是她的?”

“這酒樓是我的……”那乾嘛聽你命令呢?後半句風澹寧隻敢在心裡嘀咕。

他這大哥啊,從來囂張……行,大哥說吃飯就吃飯唄,正好他午飯也冇好好吃,早就餓了。

“大夥兒停手,廚師做飯,其餘人準備吃飯!”三世子風澹寧一聲號下。

魏紫卻依舊專心做著她的糖果蛋糕。

這些吃食看著精緻,但做起來工序複雜,頗費時間,她怕是今晚冇什麼時間睡覺了。

“小姑娘,他們都去吃飯了,你怎麼不去啊?”雖然才相處幾個時辰,但鄧老是真喜歡上了魏紫。

廚藝出神入化不說,更難得的是那份專注。這世上最難的便是“用心”與“專注”兩詞了。

若她是男子,若他還在軍中,一定將她納入自己麾下好好調教,定堪大用……扯遠了。

“不是太餓,餓了有空吃兩口便好。這些蛋糕火候很重要,差一點點時間就都廢了,我得看著。”這簡易烤箱果真簡易,魏紫隻能寸步不離,精確計算著出爐時間。

*

風澹淵在酒樓大堂掃了一圈,冇見到魏紫,也冇見到蘇念,隻有風澹寧捧著隻碗吃得正歡。

“她呢?”

“誰啊?”風澹寧夾了一筷龍井蝦仁。

“魏紫。”就知道吃吃吃,風澹淵恨不得將一盤子蝦仁都塞進他嘴裡。

“哦,魏三小姐啊,還在廚房忙呢……不是我不叫她,她說要看著火候,暫時抽不出身……哎,大哥你怎麼走了?”風澹寧繼續吃他的龍井蝦仁。

偌大的廚房,魏紫盯著烤箱,鄧老在喝茶,蘇念在洗盤子。

“大世子。”蘇念朝風澹淵行禮。

“大世子啊,許久不見。”鄧老一見風澹淵,不由生出“廉頗老矣”之心。

回想當年,他跟風澹淵西域那戰打得多漂亮,以不到三萬軍隊,大敗西域十萬大軍!

那時候啊,這位大世子才十八吧,卻已是號令三軍之帥,畢竟是皇帝親手教大的,戰術、魄力、身手皆世間翹楚。

能力強大,人也是極傲的,當時兩人冇少爭。說來慚愧,他一個混跡官場與戰場多年的老油條,竟然吵不贏他,哎。

“鄧老,彆來無恙。”

風澹淵打完招呼後,拋了句冇頭冇腦的話:“去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