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紫智商過兩百,人自然不傻。

她並非不懂男女情愛之事,隻是從未想過她和風澹淵之間會有什麼。

先不說兩人隔著千年的代溝,一個是古人,一個是現代人的魂魄,而且兩人前麵的故事已經夠尷尬的了,更彆提兩人的性格。

他是狂傲不羈的性子,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霸道又彪悍;

她呢?理工科的腦子,什麼都講一個理字,冷靜又倔強。

他跟她,怎麼可能?

可他這個樣子,明明是動了心啊……

“做什麼一副見了鬼的表情?”紅唇輕啟,說出的話依舊是不好聽的。

魏紫驟然被驚醒,見風澹淵依舊維持著遞茶的動作,本能地往後縮去。

風澹淵眼中略過一些疑惑,覺得此時的魏紫很古怪。

那個眼神……看他簡直跟洪水猛獸似的。

他又不會吃了她,她怕什麼?

“劈裡啪啦——”

“轟隆——”

屋外傳來爆竹和煙花聲,魏紫壓下心中的驚濤駭浪,強擠出一個笑:“好久冇瞧見煙花了,我出去瞧瞧。”

幾乎是落荒而逃。

風澹淵越發看不懂了,剛剛他也冇說什麼、冇做什麼吧?她怕成這個樣子?

放下茶杯,眼風瞥到擱在一邊的披風,他眉頭一皺,拿了披風也走了出去。

屋外又飄起了雪,小片小片的雪花,倒也不大。

漆黑的天際,有一道道煙花綻放。

在風澹淵眼中,這樣的煙花自然是普通的。

可見到魏紫抬頭仰望蒼穹,剪水雙瞳中滿是驚喜時,他便默默想:原來她喜歡這個,他手下有善做火藥的,明日就命那幾人做一些最好的煙花出來。

他走上前,用手中的披風攏住了魏紫單薄的身子。

魏紫覺得一暖,不由地回頭。

此時,又是一道煙花騰空,在空中轟然炸開,綻放出赤橙黃綠青藍紫的七色花。

這朵花也綻放在風澹淵的灩灩桃花眼中。

他的眼……彷彿深淵一般,引得魏紫忍不住往裡深探。

心臟猛然跳動了一下,緊接著又是一下。

風澹淵亦深深看著魏紫。

妖豔的桃花眼中,煙花綻放,而煙花之下是魏紫茫然的小臉。

*

新的一年,在一場紛紛揚揚的大雪中開始了。

鮮少失眠的魏紫,昨晚也是輾轉反側許久才迷迷糊糊睡去。

一大早又醒了。

洗漱完後,魏紫先去看了孩子,孩子還睡著,她便去吃早飯,吃完早飯,才裝作不經意地跟蘇念問了句:“大世子呢?”

蘇念說:“大世子啊,一大早就進宮去跟皇上、皇後拜年了。”

“哦。”魏紫隨口應了聲。

也對,他有的是要事得做,哪能總圍在她身邊打轉?

那是她低瞧他了,也是高估她自己了。

有些事,如果不可能,那就不要開始了。

有些話,隻要不說出口,那這件事就不存在。

昨晚,就當什麼也冇發生過——也不對,以後還是儘量跟他避嫌吧。

至於婚書,必須儘快拿回來。

實在不行,就讓風澹寧去偷,大不了她免費多送他一些菜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