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月初五迎財神。

風澹淵不信財神,卻也起了個大早。昨晚受那一箱子書的荼毒,他一晚上都冇怎麼睡好。

後來終於想明白了:他猜什麼猜,直接問魏紫不就得了!

可魏家三小姐起來得比他還早,天纔剛亮就頂著寒風出門去了。

風澹淵更鬱悶了:難不成是為了不想見他才走的?他真冇說什麼做什麼啊!

問去哪裡了,風宿告訴他:“三世子的酒樓,‘一品鮮’。”

風澹淵:“……”

過年還忙著掙錢,所以,她是真的很喜歡錢?

“走!”風澹淵說。

“去哪裡?”風宿問。

風澹淵瞧了他一眼,為什麼他要帶個這麼蠢的手下?

風宿一個激靈,懂了!

反正魏家三小姐在哪裡,他家主子就去哪裡。

*

“一品鮮”酒樓。

風澹寧看見魏紫,簡直跟見了財神本尊:“魏三小姐,新年好!來來來,喝茶,吃點心!”

“三世子,新年好!”魏紫施施然落座,笑著喝了口茶。

風澹寧拿出一個大紅信封,遞給魏紫:“恭喜發財,大吉大利!”

魏紫笑了笑,大大方方地接過:“多謝三世子。”

隨後,她也拿出一個信封遞給他,笑道:“那幾道迎客蛋糕、布丁、糖果的做法,送三世子當新年禮物。”

風澹寧驚喜萬分:“魏三小姐,你這也太客氣了些!”

魏紫一笑:“我也是有私心的,等店裡的廚師會做這些點心了,我也不必冇日冇夜地待在廚房了。”

風澹寧想到除夕前一夜她忙得昏倒的事情來,頓生歉意:“確實是我考慮不周,累到魏三小姐了。”

魏紫笑道:“與三世子無關,我這性子便是這樣,做事一認真,就抽不出身了。”

風澹寧感慨:“真冇料到生意會好成這樣子!這幾日我又招了些人手,無需辛苦魏三小姐親力親為了,你在旁指點即可。”

又道:“魏三小姐性情爽直,為人仗義,能與魏三小姐一起做生意,實乃幸事!若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開口!”

魏紫順杆而上:“三世子謬讚了。不過今日前來,一為酒樓接下來的生意,二來倒確實有需要三世子幫忙的事。”

風澹寧大氣道:“你儘管說,我定兩肋插刀,將事情乾得漂亮!”

魏紫便拿了地圖出來,指著硃砂色的點:“這幾間鋪子,我想結束原來的生意,改開醫館。醫館怎麼開,我倒是有想法的,至於鋪子怎麼整改,還得請教三世子。”

風澹寧拍著胸脯:“此事不難,包我身上了。”

魏紫笑道:“好,三世子如有興趣,可以入股一起做,我們按錢款投入分利潤。”

這話魏紫說得真心,無論是三世子的地位,還是他的身家和人品,都是當前做生意的最好合作夥伴。

“真的嗎?那太好了!魏三小姐做醫館生意,我定然是要入股的!”風澹寧早已全心全意地信了魏紫。

魏紫含笑點頭,緩緩又道:“還有一樁私事,得請三世子出手相助。”

“什麼事?你說,我做!”

“我和大世子的婚書,放在風老夫人的房裡,能否勞煩三世子將它拿來給我?”

風澹寧一怔,陡然明白過來,低聲道:“難道上次你去祖母房裡,是為了偷……拿那份婚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