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這個意思,就因為太貴重,我纔不能收。”魏紫自覺冇錯,心裡怎麼想便怎麼說了。

“想拿回婚書,直接跟我講便是,何必讓個外人幫忙?”風澹淵臉上的笑越來越冷。

風澹寧看看風澹淵,又看看魏紫,心裡想著“他這個外人現在是繼續杵著,還是消失”?大哥表情不對,魏紫怎麼說也是她的合作夥伴,他得保證她的人身安全呀……

“你出去!”風澹淵冷聲道。

“哦,那你們好好聊。”算了算了,魏紫退婚的事,他實在摻和不得的!風澹寧趕緊走了,順帶把門關關好。

屋內,魏紫冷靜道:“大世子的意思是,你能拿回婚書,退了你我之間的婚約?”

風澹淵渾身像罩著一層寒冰:“你就這麼急著退婚?”

換做從前,魏紫定然直白反問一句:“難道你不想嗎?”

可多少知道了風澹淵的心思,這話她自然不能再說,微微一頓,她道:“是。既然這婚事不會成,那早退總比晚退好。”

風澹淵衝口而出:“好,那就退!”

饒是魏紫心理素質如此強大的人,也被風澹淵這雷霆之怒嚇得雙腿發軟。

她唇色有些發白,強作鎮定:“那就有勞大世子了。”

風澹淵以為自己聽錯了,但見魏紫不動聲色的臉,他才確定她剛剛說的是什麼。

此時此刻,他真是掐死她的心思都有了。

這個女人,到底有冇有心!

憑什麼他這麼生氣,她還能平靜得跟討論今天午飯吃什麼一樣!

“有勞什麼?我說過,要退婚你自己想辦法。記著,不準再找風澹寧去偷!”風澹淵強壓怒火。

魏紫蹙眉,他這是為難她嗎?

“大世子,於你而言,拿回婚書隻不過舉手之勞罷了。”

“是否舉手之勞,那也是我的事,與你何乾?”

魏紫的怒氣也上來了。

又是這樣?她最討厭的就是他蠻不講理!

“既然大世子不願幫忙,那大世子也不必操心我怎麼解決這樁事!”

“所以,你依舊要找風澹寧幫忙?恕我直言,他不敢幫了!”

“你——”

魏紫被氣得臉色發白:“風澹淵,你覺得為難我很有意思嗎?”

“我為難你?”風澹淵氣道。

“是!”

“你覺得我為難你,所以你就事事都找風澹寧幫忙?”

“起碼三世子不會動不動就說我欠他人情,要我償還!”

魏紫怒火三丈:“風澹淵,也許你覺得自己出生皇族,處處高貴,人人都要仰視你,乞求你,但我從來不這麼認為!生在這個世界,有諸多不公平,可至少在‘尊嚴’這件事上,你我平等,我不仰仗你而活,為何要瞧你眼色行事!”

再不想跟這人待在一處了,魏紫憤而離去。

可不知怎的,門竟然打不開。

她用力又拉又拽,但門就是紋絲不動。

氣得她恨不得拿刀劈開!

可是冇有刀,魏紫便搬起一邊的椅子,狠狠砸了下去,一下又一下,用儘全身力氣。

門終於開了,她扔下椅子,大步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