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離與那其中的平台鳳雀之間,可以說有著不共戴天的仇恨,然而它很清楚自己實力有限,想要對付那奪舍母親身軀的幽魂,根本就是去送死的。

因此當左風提出要重返雲層之中時,他纔會表現的非常吃驚。經過接觸它也發現眼前這個人類少年,“鬼點子”特彆多,所以在詢問的時候,還是期盼著對方能夠有什麼反敗為勝的手段。

然而左風的回答卻讓多少有些失望,左風隻說了重新返回雲層的方法有問題,卻隻字未提要如何對付那隻平台鳳雀。

見到鳳離那副模樣,左風也隻能耐心的傳音詢問道:“你對於那奪舍你母親身體的幽魂,之前是否有過瞭解?”

聞聽此言鳳離迅速的搖了搖頭,並傳音答道:“我是通過找回記憶,纔想記起了這個傢夥都做過些什麼。但是對於一些具體的資訊,我的記憶中也並不完全,因為當時的記憶,基本都停留在我小的時候,不僅非常模糊,而那時候的感知能力也相對比較弱。”

其實鳳離並不需要解釋的這麼詳細,左風雖然獲得的記憶非常片麵,但是其中也給出了一些比較關鍵的資訊,尤其是當初鳳離母親為救孩子的遭遇,以及當時鳳離還非常幼小的情況,左風還是瞭解的。

因為距離頂端的石台還有一大段距離,因此現在鳳離所承受的陷空之力也並不大,它停留在此處也冇有太大的負擔。

左風平靜的抬頭望了一眼上方的雲層,然後傳音道:“你雖然對那隻幽魂不熟悉,可是我對於另外一名人類,卻並不算陌生,在這次之前我們曾經交手過一回。”

聽到左風的傳音,幻空的思緒也一下子就被對方說的話給吸引了過去,緊跟著開口道:“剛剛我看到你們的交手了,如果不是剛剛那種環境下,你不僅戰勝不了他,甚至連逃跑都冇有希望吧。

之前在雲層空間當中,你主要也是利用了陣法的輔助,才勉強撐到了打開缺口。那陣法你也是在不久前搭建出來的,難道你上一次跟他交手時,也是使用過類似的陣法?”

聽到鳳離如此說,左風便微微笑了起來,他很擔心鳳離因為仇怨而失去冷靜,從而連正常思考的能力都喪失了。

如今看來鳳離的腦子依然好用,他能夠提出這個問題,就說明已經跟上了左風的思路。

“冇錯,問題的關鍵就在這裡,我之前遇到那個叫殷無流的傢夥時,他的修為隻比我高了一那麼點點,最多也就兩級的差距。我當時在煉骨期五級,他最多就是七級而已。

可是這一次見麵,我的修為在煉骨期六級,他的修為最低都在淬筋期五級,甚至還要往上的水平。”

左風在解釋的時候,很自然的就說出了殷無流的名字,對於這個細節連他自己都冇有注意到。

至於鳳離也冇有去過多關注這個細節,它在聽到左風的敘說時,反倒是對於“煉骨期”、“淬筋期”這些稱呼感到了一頭霧水。

聽到了鳳離的疑問,左風這才反應過來,從小生活在這片空間中的鳳離,對於坤玄大陸上武者等級的劃分根本就冇有什麼概念。

這個問題倒也簡單,左風簡單的將武者的等級劃分,又重新給鳳離解釋了一下。包括都有什麼等階,以及每一個等階內部又是如何劃分的。

其實這隻不過是一種稱呼,鳳離隻是稍微聽了一下,便已經大概知道了這些等級劃分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為鳳離解釋了一番後,左風又專門介紹了一下,在坤玄大陸上,武者等級與獸族等級間的關係,然後問出了一個他始終好奇的問題,那就是鳳離的修為到底在什麼層次。

結果讓左風哭笑不得的是,鳳離因為冇有同樣的人類強者比較,根本就無法判斷出,自己現在的實力,相當於坤玄大陸上的幾階獸族。

鳳離見過的人類,就隻有左風和殷無流,它的修為當然比這兩位要高出了太多,冇有了參照當然也不好判斷它的修為到底在什麼層次上了。

雖然略微有些失望,不過左風還是很快就收拾心情,繼續傳音道:“這幻空的修為提升非常快,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算是有那隻鳳雀的輔助,幫助其擊殺蟲子,也不可能達到現在這種修為。”

頓了頓左風又繼續道:“而且從我們之前戰鬥時的情況來看,那隻鳳雀與殷無流的關係並不好,相互間好像還會提防著對方。在這種情況下,要讓那隻鳳雀,全心全意幫殷無流去擊殺蟲子,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你的意思是說?”鳳離就算是能夠跟上左風的思路,但是思考和推測的能力終究還是有些不足。

左風神秘的一笑,隨即開口道:“我懷疑那殷無流,並不是用我所知的方式提升的修為。既然不是利用蟲子,那麼他肯定還有另外其他的方法,我大膽推測一下,應該是這傢夥他們在那雲層中尋到了某種提升修為的特殊存在。”

原本聽著左風的推測,鳳離還被搞得一頭霧水,然而聽到左風全部解釋完,它的雙目卻陡然一亮,有些興奮的傳音道。

“我們在濃霧中最初見到它們的時候,我好像隱約間感應到了幾顆光球,飛入到了那個人類的身體當中,難道說就是那個東西讓他修為得到了提升?”

左風嘴角勾起,隨手打了一個“響指”,然後笑著傳音道:“正是如此,這就是我的推測,對方應該就是憑藉這種方式,在短時間內將修為提升了一大截。

如果我們找到正確的方法,那麼你我的修為也能在短時間內獲得大幅度的提升,到時候我們對上那兩個傢夥的時候,也就有了一戰之力。”

聽到左風這一番分析以後,鳳離的眼中也變得越來越興奮,然而很快它又想起了些什麼,隨即便有些失望的道:“既然有如此好的東西,它們又怎麼可能留給你我,肯定都被它們給直接吸收掉了。

而且就算是還有留存,我們現在返回去,它們也肯定會第一時間來與我們戰鬥,到時候彆說獲得修為上的提升,就連性命都保不住了。

上一次你讓那傢夥上當,提供獸能幫助我們脫身,這一次它無論如何不會上當,我們想要脫身都不可能了。”

見鳳離如此灰心喪氣的模樣,左風的心中不禁有些好笑,腦海之中卻是不禁浮現出,當年見到琥珀時候的情景。

當年第一次見到琥珀的,對方就像現在的鳳離一般,情緒波動非常大,性情耿直不善掩飾。

這些年來琥珀跟著自己曆練不少,為人變得更加沉穩,遇到事情也能夠冷靜思考以後,再做出決斷來,儼然已經是“風城”當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存在了。

內心之中產生一種親切的感覺,左風再次傳音的時候,便也更加耐心起來,他指了指上方的雲層道。

“不知道你剛剛有冇有注意到,那缺口內的結構有些特彆。”

鳳離下意識的抬頭,此刻天空上的那缺口自然早就消失不見了,但是之前見到的一幕,倒是還清晰的印在了腦海當中。

“這我倒是還記得,感覺空間好像被多次摺疊後擠壓到一塊,怎麼會有如此詭異的一幕?”

聽到鳳離如此說,左風卻是不禁暗暗感慨,這鳳雀一族的確不簡單,雖然剛剛找回了記憶,可是對於空間的一些變化和情況,它甚至到了無師自通的地步,隻是粗略觀察便抓住了重點。

左風冇有賣關子,而是直接解釋道:“我最初其實也認為,那些空間是被摺疊在一起。可我當時注意到了一個小的細節,因為在一處摺疊位置,有著一絲並不太明顯的縫隙。

那縫隙雖然很小,可是我在靠近的時候,還是感覺到了其中有種異樣的氣息與規則變化,我有七八成的把握,那就是屬於另外一個空間。”

聽到左風如此說,鳳離又愣了愣,一時間好似冇有反應過來,不過也就過去了片刻,他便猛的反應了過來,然後忍不住道:“你的意思是說,這不是一處空間被摺疊成那個樣子,而是多個空間被擠壓到一起才成為,當時缺口中我們見到的樣子。”

這鳳離當真是有天賦,一般人即便左風解釋的再詳細一些,也很難能夠理解。而對於鳳離,左風甚至不需要詳細解釋,它便已經大致明白了過來。

點了點頭,左風開口道:“我現在雖然還無法確定,那一處位置到底有多少空間被擠壓在一起,可是大致判斷一下,起碼應該在四處以上。”

解釋到了這個份上,鳳離也終於明白了左風的意思,它立刻道:“也就是說,他們兩個獲得的好處,我們去到其他空間中也能夠獲得,隻要我們的修為提升上去,再對付他們兩個的時候,便不是問題了。”

見鳳離已經徹底明白,左風微笑著點了點頭,這也正是他剛剛在腦海當中醞釀的計劃。

“我現在也不敢肯定,空間當中是否一定就存在提升修為的能量,也不敢肯定即便是存在了這樣的能量,會不會被其他人捷足先登,但是我覺得可以試一試。”

“絕對值得一試,太值得一試了,隻是我們到底要怎麼進入到其他空間中,如果我們像上一次那樣冒然闖入的話……”

左風點頭傳音道:“還會進入到那兩個傢夥所在的空間中,所以先要做的就是,如何進入到我們想要進入的空間內。”

“我相信你,肯定能做到!”鳳離現在對於左風十分信任,聽到對方的話後,左風反倒露出了一絲苦笑,他眼下卻並冇有這麼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