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音望著頭頂男人深刻的五官,一瞬的迷茫後,眼底深處滑過一抹自嘲,快得讓人捉不住。

打他?

冇必要!

若不是安末文再三挑釁,這次她也不會大動肝火,帶著厲家護衛衝進北苑花園把人暴打一頓。

她也是有脾氣的!

“你在想什麼?”厲上南探究地看著她閃爍不停的眸子。

前有樣板作參照,夏音哪裡敢說實話,“我隻要一想到你也是被算計的,我哪裡還捨得打你?”

“是嗎?”厲上南微眯了了眼。

夏音對著他直點頭,“都是安末文的錯,我當然要打她!”

“我隻是睡了一覺,”厲上南解釋,“跟她什麼都冇發生。”

自己的身體,他清楚。

再則,人睡死後哪裡還能乾事?

夏音腦海滑過安末文身上的那些痕跡,心底犯嘔,麵上卻滿是對他的信任,“我信你!”

看她毫不懷疑的眼神,厲上南並未有半分的輕鬆,反而更加沉重。

夏音瞥他一眼,見他麵色又沉下來,慫在那裡不敢吱聲。

車子回到厲公館,厲上南下車,回身把手伸到她麵前。

看著眼前寬厚的手掌,夏音很想把他拍開,但礙於剛揍完他小心肝理虧,抬手搭了上去。

厲上南牽著她的手邁進厲公館,不緊不慢地走向院子。

“厲少!少夫人!”馮管家趕緊出門迎了兩步,視線掃過兩人交握在一起的手,不由地鬆了口氣。

北苑花園發生的事,剛纔護衛C已經發資訊跟他簡單地透了幾句,大致的情況他也瞭解。

厲上南轉向夏音,“你先去睡吧。”

“好!”夏音點頭,快步進門上樓。

厲上南看著二樓臥室的燈光亮起,這才收回視線,“明天,你親自送羅君到遠洋小島,安排好她的生活後,你再回來。”

馮管家看著他隱在夜色裡的側臉,“知道了。”

“早點去休息吧!”厲上南朝他擺了擺手。

馮管家應下,轉身離開。

厲上南站了會兒,摸出手機撥通時東的電話,“取消原定計劃,報警稱LS失竊,要求凍結羅誌民、安末文名下所有賬戶,配合徹查資金去向。”

今晚的事告訴他,婦人之仁的代價他未必承受得起,連根拔除或許簡單粗暴,但是最有效。

時東瞬間反應過來,這男人怕是要下狠手處理了,“明早,我就安排。”

“撤銷清河灣的贈與合同,”厲上南繼續說道,“把這套房子掛出去儘早處理了。”

時東筆尖一頓,又快速記下,“好的。”

“放話出去,”厲上南吩咐,聲線淺淡,“卓遠終結跟羅氏有關的所有項目,從此以後不再合作。”

時東快速記錄在本,“明天,我會找出相關合同,跟羅氏切割。”

這招下去,羅氏怕活不過三個月。

安排好一切,厲上南這才走進屋子。

臥室裡,夏音靠坐在床鋪上發呆,手中的機子忽然震動一下。

裴藺辰的資訊橫在螢幕上,“過段時間,我回海城。”

夏音眼眸一轉,“具體時間定下了嗎?”

裴藺辰:“十天之內。”

夏音食指戳著螢幕,“到時,我到機場接你。”

裴藺辰:“好的!”

門鎖旋動,緊跟著緊閉的房門被推來,厲上南穿著睡衣走進來。

看他掀開被子動作自然地躺進床鋪,心底滑過憎惡的瞬間,夏音的腳就對著他踹了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