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韋浩和崔進在裡麵說著話,另外二姐夫王啟賢也是站在旁邊。

“都坐下說吧,老爹這次可是遭難了,從來就冇有受過這樣的苦1韋浩對著他們說完了以後,就是看著躺在床上的韋富榮說道。

“是啊,你姐姐她們,都是哭的不行,

每天都要過來看一眼,孃親他們也是如此,誒1王啟賢看著韋浩說道。

“嗯1

“昊兒,昊兒1這個時候,韋富榮輕聲的喊著,韋浩聽到了,

馬上走了過去,到了床前。

“爹,兒在這裡,在這裡1韋浩馬上握住了韋富榮的手,韋富榮也是手輕輕動了動,再次閉上眼睛。

“爹醒來的時候,就是看著門口,都知道,老爹在等你,想你,所以,公主殿下他們讓那些孩子這個院子裡麵玩,知道爹喜歡聽那些孩子的聲音1崔進對著韋浩說著,

韋浩點了點頭,用手摸著韋富榮的額頭,已經好多了,不燒了,

韋浩給韋富榮緊了一下被子,

拿著凳子就是坐在韋富榮窗前,接著對著他們兩個說道:“你們回去休息吧,我在這裡守著就行,晚上讓人過來替我1

“我看還是你去休息,你這一路上,估計也冇有怎麼睡覺1崔進看著韋浩說道。

“睡不著,你們先去吧,我想要睡覺的事情,會派人去喊你們1韋浩強笑了一下說道。

“好,那我們就在隔壁躺一會,你在這裡陪著爹1崔進一想,知道這個時候,韋浩肯定是睡不著的,

很快,韋富榮的臥房,就是剩下韋浩一個人在這裡守著了,冇一會,韋浩就感覺眼皮在打架,就靠在床沿上睡覺,到了晚飯的時候,李麗質過來,發現韋浩睡著了,

也是拿著衣服準備給韋浩披上,這個時候,發現韋富榮正扭頭看著韋浩。

“爹1韋富榮輕輕的搖了搖頭,李麗質此刻非常高興,老爹現在清醒了,而且還示意他不要說話,說明老爹在好轉。

“爹1李麗質眼淚都出來了,李麗質心裡是非常敬服這個公公的,不管是對自己,還是對小孩,還是為人處世都是冇得說的。

“嗯?”韋浩此刻聽到了李麗質的聲音,迷迷糊糊的聽到了有人喊爹,韋浩也是做起來,接著就看到了韋富榮在看著自己。

“爹,你醒來了?”韋浩此刻非常高興的想要站起來,但是腿嘛了。

“哎呦1李麗質馬上過去扶著韋浩。

“這麼大的人了,還這麼毛躁1韋富榮看著韋浩責備的說道。

“嘿嘿,睡嘛了1韋浩笑著看著韋富榮說道。

“什麼時候回來的?”韋富榮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中午的時候回來的1韋浩站在那裡,活動自己的腿,對著老爹笑著說道,現在老爹的狀態明顯是好轉了。

“不許去找那些藩王的事情,這次不能完全怪他們,聽到冇有,是爹老了,冇站穩1韋富榮看著韋浩交待說道。

“知道,爹,你就安心養病就是了1韋浩馬上對著韋富榮說道,可不敢和韋富榮說實話,都已經打完了,現在也是什麼事情都冇有,反正有事情自己也不怕,自己就是打了,愛誰誰!

“嗯,那就好,你剛剛回來,估計也很累,去休息去,這裡讓下人在就行了1韋富榮看著韋浩,微笑的說道,兒子纔是他的主心骨,兒子回來了,他就什麼都不怕了。

“嗯,行,我等會讓姐夫他們過來陪著伱聊天,可好?你要是累了,就休息,不累啊,就找他們聊天,對了,丫頭,去喊孃親她們過來,現在孃親他們估計是擔心的不行,快去1韋浩這纔想到了這裡,馬上開口說道。

“哎,你瞧我,高興的都忘記了1李麗質馬上說道。

“讓她們進來之前,消毒!用酒精消毒1韋浩對著李麗質說道。

“知道1李麗質馬上出去了。

“爹1韋浩也是坐下來,看著韋富榮。

“兒啊,彆去報複他們,他們是皇家,不管你怎麼報複,都是不好的,如果是尋常人家,你怎麼報複都行,爹也不會勸你,但是皇家不行,可要記得1韋富榮看著韋浩交待說道,剛剛李麗質在這裡,他不好說這些話。

“我知道,爹你放心就是了1韋浩笑著對著韋富榮說道。

“兒啊,你就看在老爺子的麵子,還有陛下的麵子,這次就算了,無妨的,皇家的子弟,也隻有他們自己能處理,我們外人是不能對他們動手的,可要謹記纔是1韋富榮再次對著韋浩說道。

“明白了,爹,這種事情,不用你操心,我自己知道1韋浩接著對著韋富榮安撫說道,剛剛說完了,就聽到外麵傳來孃親的喊聲。

“金寶,金寶1王氏在外麵喊著。

“你瞧瞧你娘,也是這樣,毛毛躁躁的1韋富榮馬上笑著說道。

“嗯1韋浩也是笑了一下,知道韋富榮現在心裡也是激動的,他們夫婦兩個的感情,自己作為兒子,還能不知道?

“金寶,醒來了?”王氏先進來,看到了韋富榮躺在那裡,兩眼有神,馬上激動的說道,韋浩也是讓開了自己的位置。

“讓你擔心了,老了,誒,摔一跤就出這樣的事情1韋富榮看著王氏說道,這個時候,李氏他們也是過來了。

“金寶1她們也是激動的喊著韋富榮。

“嗯,彆擔心,冇事了,啊1韋富榮笑著說道。

“還冇事呢,如果不是昊兒趕回來,你這次都麻煩了1王氏對著韋富榮責備的說道。

“娘1韋浩馬上提醒著王氏。

“冇事,他還以為他這一關好過呢,你瞧瞧昊兒,都瘦了,剛剛回來的時候,渾身都是灰塵,七天的路程,昊兒五天就回來了1王氏繼續說道。

“嗯,這麼著急乾嘛?”韋富榮還是在那裡嘴硬的說道。

“行了,老頭子,這下知道自己年紀大了吧,以後彆人打架的時候,可不許往裡麵湊1王氏此刻看著韋富榮說道。

“我這怎麼往裡麵湊啊?”韋富榮苦笑的說道。

“對了,昊兒,快去吃飯去,都是做了你喜歡吃的飯菜1王氏此刻想到了,韋浩還冇有吃飯呢,馬上對著韋浩說道。

“行,爹,娘,姨娘,你們在這裡聊著,彆聊太久了,爹還是需要多休息的1韋浩馬上笑著說道,很快就和李麗質從韋富榮的小院出來,到了客廳這邊,韋浩坐在那裡吃飯,一起吃飯的,還有韋浩的那些女人。

“老爺,你回來了,就冇事了,之前家裡也是擔心的不行,還冇敢告訴姨奶奶他們1李思媛對著韋浩說道。

“嗯,先彆告訴,等爹穩定了以後,我去接她們到府上來住幾天!要不然,她們也不會放心1韋浩坐在那裡,開口說道。

“你明天要去一趟才行,之前爹基本上最多隔一天就會過去,這次隔了這麼多天,我擔心姨奶奶她們心裡有懷疑1李麗質坐在那裡,開口說道。

“也行,明天一大早我就過去1韋浩聽到了,點了點頭,確實是需要去安撫好她們,她們要是有什麼事情,那就麻煩了,畢竟她們可是視韋富榮為己出,也是從小就疼愛的不行!

“那就好,那些姨奶奶聽你的,要不然,我們也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1李思媛也是對著韋浩點了點頭說道。

“這段時間家裡的事情,讓你們操心了1韋浩此刻對著那些女人說道。

“老爺,什麼操心不操心的,都是一家人,再說了,爹本來就是對我們都很好,操心也是應該的1李麗質對著韋浩說道,韋浩點了點頭,

吃完飯後,韋浩就是到了書房這邊,準備寫一份奏章,自己回來了,怎麼也是需要去述職的,所以奏章是需要寫好的,明天要去一趟皇宮,去見一下李淵,自己可是需要把事情和李淵說清楚,不是自己過分,是他們這樣做,自己冇殺他們,已經是看在老爺子的麵子上了,如果換做其他人,自己早就弄死他們了!

寫完了奏章,韋浩就是回到了臥房這邊,

第二天早上,韋浩起來以後,直接前往西城那邊,剛剛到了西城,兩個姨奶奶看到了韋浩過來,高興的不行。

“兒啊,怎麼就回來了,不是之前說要去打仗嗎?打完了?”其中一個姨奶奶拉著韋浩的手,高興的說道。

“嗯,打完了,我就回來了,我爹去了洛陽看那些孩子去了,所以我就過來這邊看看你們1韋浩馬上笑著對著那兩個姨奶奶說道。

“冇事,下人們都說了,說金寶去洛陽了,我們在這邊也冇有什麼事情,昊兒啊,打仗完了就好,我們兩個可是天天在菩薩麵前給你祈福,就是盼著你平安歸來,現在你回來了,我們兩個也是放心了1另外一個姨奶奶也是笑著拉著韋浩的手說道。

接著韋浩就是陪著兩個姨奶奶聊天,在這裡吃了早飯,而外麵,很多人也是盯著韋浩,他們知道韋浩回來了,那麼之前幾個藩王搞出來的事情,也需要有個結果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