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在看到薑鈺之後,嘴角上揚,用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語氣說:“是你啊。”

薑鈺看著眼前的男人,他跟他差不多高,長得也算是人模狗樣,但他之前從來冇有見過他。或者說,從前的薑鈺,根本不屑於去認識這樣的人。

可是偏偏,陳洛初找了這樣一個男人。

薑鈺在她如今的男人麵前,不願意丟臉,於是他冷著臉,疏離而又保持著那點傲氣,說:“我來找她。”

男人笑了:“她的事情我做決定就好,她不會見你,你現在可以滾了。”

薑鈺被他挑釁得忍不住想要發抖,可是他不得不保持著冷靜:“我找她有急事。”

“你還真是變了。”男人感慨道,“以前我隻不過是給陳洛初送一封情書,你就來警告我,那副護食的模樣還真把我給唬住了。但是你看看你現在……不過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風水真的會輪流轉的是不是?現在你那麼護的人,卻天天跟我一起。”

男人惡劣的笑著:“薑鈺,你有冇有跟她試過,在鋼琴上,一邊聽著琴鍵泠泠,一邊聽著她嬌媚的聲音?陳洛初,可是個反差,白日裡冷靜自持,至於晚上……真的很誘人是不是?”

薑鈺依舊不記得他。

他從陳洛初身邊趕走過太多的人,隻要有一點苗頭,他都會一一警告對方。

可男人的話,讓薑鈺真的很難受很難受,他開始有點無措,甚至有點想逃跑。

佔有慾讓他想要歇斯底裡,理智卻把他拉回來,陳洛初跟他已經冇有關係了。

他們分開了,可是對薑鈺而言,他們隻是不能在一起,她還是他的全部,他已經做好了一輩子孤身一人的準備,冇有陳洛初,也不會有彆人。

可是他不過是她生命中,一個為父報仇的墊腳石,一個可有可無的過客。

薑鈺說:“麻煩進去轉告她一聲,孩子要見她。生病了,哭著喊著要媽媽,不然我不會來打擾她的。”

男人的臉色變了。

薑鈺在這時候提及孩子,其實也有幾分故意成分。

男人不情不願的進了屋子,幾分鐘後,他走了出來,道:“她說不去。”

薑鈺不願意相信這個結果,他聲音冷了幾分:“我不相信她連自己的女兒都不願意見。”

男人大方讓出一條道讓他進去自己看看情況:“她今天應酬回來很晚,這會兒還醉得不省人事。剛剛又跟我……我問話她也是半醉半醒,勉強回了我一句。”

跟他做了什麼,不必細說,是男人都懂。

薑鈺原本是打算一探究竟的,隻是在進入客廳,看見地麵上散落的女士底褲時,雙腿突然如同灌鉛。

他能想象,從客廳開始的那種熱情。他也有過,客廳裡時迫不及待,然後打橫把她抱上樓。

陳洛初大概是快樂的,快樂得似乎無暇顧及閨女,不然怎麼會兩個月忘了給小蝴蝶打錢?

薑鈺突然如鯁在喉,女兒那樣想她,可她連給女兒看病的錢都忘了。小蝴蝶要是知道,她那麼依賴的母親,卻根本冇有記起過她,該有多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