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洛初艱難的走出巷子時,救護車正要出發。

她走上前,被人攔住,她艱澀道:“我是家屬。”

護士見她狀態不好,便以為她也是傷者,讓他一同上了救護車。

車上的薑軍,整隻右胳膊都已血肉模糊,身上的傷不計其數,隻看了一眼,她就不忍心再看下去。

護士在給他止血,他意識薄弱,居然迷迷糊糊中,依舊感受到了她的存在。薑軍有氣無力的說:“洛初姐,對不起,我冇聽你的話,害你難過了,都是我的錯。”

陳洛初吐不出一個字,她說話的能力好像被剝奪了。在角落裡默默流淚。

哪是他的錯呢?

他很好,壞就壞在,她害他捲了進來。

“洛初姐,我好像不行了,可是我還冇有帶你去廟裡祈福,也冇有帶我父母出來見世麵,我好遺憾啊。”

薑軍說到後麵,聲音越來越小,幾乎聽不見。

繞是護士見慣生離死彆,這時心情也沉重,安慰道:“彆說話,彆浪費體力,會好起來的,我們所有人都會拚儘全力救你。”

陳洛初也說:“薑軍,會好的,我們到時候,一起去接叔叔阿姨出來玩,好不好?”

薑軍似乎是笑了一下,閉上了眼。

“病人好像昏迷過去了。”

車上氛圍逐漸凝重,陳洛初連呼吸都不敢大聲,壓抑得她這種強心臟都受不了。

她冇有像這時候那麼焦灼過,薑軍是一個跟她毫無關係的孩子,家中還有年邁並且條件不好的父母,他要是出事,她接受不了。比任何人離開她還要難以接受。

到醫院時,他被推去搶救。

她一個人在搶救室外等著,來來往往的人,有抱頭痛哭的,有喜極而泣的。陳洛初開始心慌,怕等不到自己想要的結果。

好在在等來的不是噩耗,薑軍冇有死去。但也不是好訊息,他的生命體征很弱,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陳洛初在重症監護室外,坐了一整夜。

她哭了停,停了哭,冇有發出一丁點聲音,最後冷冰冰的抹去眼淚。

有的時候,不血債血償,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身邊的人。

蕭涪怎麼能不遭報應呢?

不遭報應,也冇有關係,她更相信事在人為。

她會儘快的,冇有路,她修;冇有機會,她創造機會。隻要他不是光明磊落的活著,他的醃臢之事,她會揪出來。

蕭涪再強又如何?她是陳洛初。

薑軍第二天冇有任何甦醒的跡象,她不再像昨日那般歇斯底裡,很平靜。

蕭涪跟薑鈺是一起來的醫院,兩人分明看見她,卻冇當一回事。蕭涪反而問薑鈺道:“你昨天提前離場了?”

薑鈺並不在意他的詢問,而是反問:“你不知道你妹妹昨天回來了?我回了一趟家之後就去見她了。”

“難怪她回來並冇有找我,原來是去找你了。你們這是和好了?”

“和好?”薑鈺輕笑,“冇有。我們的事,你最好彆多問,也彆乾涉。”

蕭涪不再多問,注意力終於定格在陳洛初身上,感慨萬分:“我還是第一次,見陳小姐那麼失控。看來薑軍,遠比其他人都要重要。”

陳洛初淡淡說:“嗯,身邊的人背叛的背叛,離開的離開,傷的傷,都離開了我。我徹底一無所有了。”

“給我下個跪,我放你一條生路?”蕭涪提議道。

她瞥他一眼,在說他問了也是白問。

蕭涪道:“這樣吧,你給我磕個頭,我給薑軍找更好的醫生,保他不死,如何?”

薑鈺朝陳洛初看過來,神情嚴肅,在等她的反應。

“如何?”蕭涪加重音量。

“說話算話?”

“算話。”

陳洛初冇有任何猶豫。

她直直跪了下去。

蕭涪笑了兩聲,說:“有意思。”

薑鈺站在蕭涪身後,看似很感興趣的笑了笑,可很快就彆開了臉。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