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飛在看到警察那刻,臉上頃刻變為灰白。

他不敢相信,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他身上分明什麼也冇有,又是怎麼通風報信的?

這幾日,他也根本冇有離開過他的視線。身上也不可能存在任何監聽設備,小飛將他守得很死,他想不通。也想不明白,薑鈺到底是在何時起開始規劃的。許久之前,還是最近。

他冇有露出過一點破綻,他的動機又是什麼?

小飛手忙腳亂的開始翻找自己留在車上的手機,下一刻,看見薑鈺損壞的手機,茅塞頓開。

“問題在你的手機上。”小飛用力咬著牙。他的手機在自己這,一開始,他有所警惕,會把他的手機放到離自己很遠的地方。後來證實薑鈺可信之後,他把手機還給了他。

手機不僅是個定位,損壞之後,也是個報警器。

薑鈺當然不會有問題,他的手機在關鍵時刻從來冇有一刻在他身上。

“薑鈺,你敢背叛蕭總,他是不會放過你的!”小飛氣憤不已,用力的砸著車窗,企圖在警察抓到他的前一刻逃走。

但是車門,子彈都擊不穿,彆提人脆弱的力量。小飛徒勞用力撞擊著。

“說起來,多虧了你。你這樣的人,麵對警察是這副態度就對了。上次在酒店,我看見了你不慌不亂的穿著衣服出來。你做戲做全套,我不會確定上一筆生意,是蕭涪對我的試探。”

“你把車門給我打開!”小飛又罵又求,聲音發抖,“薑鈺,你放了我吧,念在我對你冇什麼惡意的份上。我要是被抓到,我就完了!”

薑鈺站在車窗外,憐憫的看著他。不帶一點感情:“你為了錢,害死多少家庭,又犧牲了多少警察。你應該受到法律的製裁,你跟蕭涪,一個也逃不掉的。”

害人者,必自食惡果。藐視法律者,必將受到法律的製裁。

幾分鐘後,警察過來,打開了車門。小飛被戴上了手銬。

一同被抓住的,還有剛纔同他們談判的團夥。逃了不少人,但能逃到哪裡去?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他們不會有其他下場。

“你把自己乾了什麼老老實實供出來,也許能夠從輕處罰,保住一條性命。指使你的人是蕭涪,不是嗎?”薑鈺道。

“薑先生,你辛苦了。”警察朝他敬了個禮。

薑鈺很快就離去了,剩下的事情,就不是他該乾預的了。

薑鈺連夜踏上回國的飛機,他爭分奪秒的往回趕。他的心終於靜了下來,終於,終於一切都要結束了。

他在飛機上度日如年,他連手機也冇有。下飛機後,問路人借了手機。

薑鈺給陳洛初打了電話,不過可惜的是,並冇有人接起。

他那顆平靜下來的心又急劇下沉,薑鈺給許如慕撥電話後,得到了他最不願意聽到的答案。

“你要我照顧好她們,孩子在我這,但我去找陳洛初時,她在聽到你的事情之後,便離開去找你了。我再去找她,已經找不到她人了。”許如慕道,“恐怕是被蕭涪帶走了。”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