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屈琳琅不討厭陳洛初,但也說不上多喜歡她。隔著薑鈺,她就不可能喜歡她。

“但是,你知道你留下來的結局嗎?”屈琳琅不忍說出那個結局,“我哥哥犯的事,輕則終身監禁,你手裡的證據要是加上去,他就是死刑。”

陳洛初手上的證據,哪裡錘得那麼厲害。但她冇有解釋。

蕭涪該死的。

今日她和顧澤元通話時,已經暗中把位置給傳出去了。薑鈺昨天跟她提了一嘴這大概位置,她藉著說西街口的方位,說了一個座標。

“陳洛初,你好像很冷靜。”屈琳琅有些擔憂的看著她。

“我活得很累,好像什麼都能接受,或許是認命了。”

“你不怕薑鈺痛苦嗎?”

“我失去過我父親,時間會撫平傷口的。”陳洛初說,“不過還是有些對不起他,他那麼努力那麼苦就是想讓我活著,我辜負了他的期望。”

屈琳琅說:“陳洛初,有的時候,我總感覺你對一切都看得很開,像是個聖女。”

陳洛初道:“我這個人,偏執得可怕。不是什麼好人。”

屈琳琅道:“那你還愛薑鈺嗎?我覺得你冇有那麼愛他,更多的是責任跟愧疚。”

陳洛初冇有回答,隻說了一句:“他年輕時候,還真不夠讓我一眼萬年的。我也冇想過,我會體會到愛情的滋味。薑鈺小的時候,像隻小狗,很會討好人。”

“他不粘人啊,一點都不。”屈琳琅從不認為薑鈺是個熱情的人,他跟陳洛初差不多,挺有距離感。總讓人容易發狂。

可她忽然又想起昨天薑鈺讓她彆凶陳洛初的模樣,眼底流露出失望。

她眼裡的男神,隻是彆人的舔狗,對嗎。就像也有人喜歡她,但她是薑鈺的舔狗。

陳洛初喃喃說:“你覺得他一點也不黏人嗎。”

蕭涪進來了,他沉著臉,像笑,但沉得足夠滴出水來。他兀自鎮定的通知著準備撤離的訊息,所有人瞬間嚴陣以待。

屈琳琅慌慌張張的往外跑去,她得去整理她的東西。

蕭涪卻將陳洛初牢牢的係在凳子上,他咬牙切齒的說:“每一次,我都告訴自己不要小瞧你,每一次又都遭你算計,陳洛初,你真厲害。但太厲害的人,註定活不久的。薑鈺這麼放不下你,情願自己去死也想護住你,我讓他親眼看見你死去,怎麼樣?”

“不會留下證據的,這會變成一片灰燼。他甚至不會知道你的骨灰在哪。”蕭涪站在她身邊,點燃了打火機。

--

薑鈺在聯絡顧澤元後,並冇有聽說陳洛初出來的事,臉色在一瞬間變得極為難看。

他一路將車子開的飛快,好在不遠,下車之後他已經看到滾滾濃煙,薑鈺臉色蒼白,發瘋似的拚命往前跑去。

彆是這種結果。老天爺。

薑鈺懇求道。

求求上蒼,給他們一條生路。要他做什麼都可以。

等跑近時,廠房的火勢已經很大,燒的天空都被染紅了,這裡位置很偏,消防車冇那麼快趕過來。

屈琳琅在看到薑鈺後,正要上前去說明情況,卻看見他飛快在水龍頭那打濕衣服之後,就往裡衝。

“薑鈺……”

她要阻止他,薑鈺卻直接伸手推開她,然後頭也不回的往裡跑去,半分不在乎生死的模樣。

屈琳琅怔在原地,紅了眼眶。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