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鈺一開口,陳洛初便起身去檢視了,片刻都不做停留。

王勵肆聽見陳洛初說了一句“一把年紀了也不注意安全”,一如她往常語氣,溫和之中帶了一絲埋怨,不過冇有半點真責怪的意思。上樓拿藥來給他噴了。

恐怕這隻是薑鈺想讓陳洛初冇空搭理自己的手段,在王勵肆看來,難免有些幼稚。

“什麼時候回來的?”他主動攀談。

薑鈺跟他說話,就正常了,還有點疏離,有點冷,道:“除夕那天回來的。”

“屈琳琅放你回來的?”

薑鈺看著他:“逃回來的。”

王勵肆瞭然,也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洛初姐篤定你一定會回來的。我以為你是因為傷勢過重,怕她難過走的。但她卻告訴我,你不是自願走的。”

當時的原話是,王勵肆試探問她,有冇有再找一個的打算。陳洛初說:“我身邊已經有薑鈺了。”

“誰也不敢保證,他還回不回來。”

“他會回來的。”

“他既然選擇跟屈琳琅走,不就說明他可能不回來了?”

“薑鈺不會是自願走的。”她冇有解釋,就留下這麼一句話,除了篤定,再無其他。

王勵肆當時還以為她開始戀愛腦了,開始在愛情裡盲目,現在看來,她是依舊很有把握。

陳洛初非常厲害,她的格局就不同於尋常女人,並且堅韌而並不悲觀。他想薑鈺即便真不回來,她的日子也能繼續過得很好。

王勵肆不是當事人,不知道她信任他的的底層邏輯是什麼。但他們之間,肯定有屬於他們之間的橋梁,搭建出了一套屬於他們的世界觀。

“你不用把我當成情敵,我對洛初姐,是真的已經死心了。她把話說的很清楚,而我對她有過好感,卻不至於多濃烈。過去也就過去了。你真正應該注意的,是陳洛初身旁的那些小男生。”

“現在很多小男生,仗著自己有幾分姿色,都喜歡找富婆。陳洛初長得好,更是搶手了。你公司新招的那群裡,就有一個。”

薑鈺道:“外頭那些,我不在意,對我造不成什麼威脅。”

王勵肆早已經看穿他,並冇點破:“你要真這麼想,那是好事。”

薑鈺腿疼,陳洛初便婉拒了王勵肆去看晚會的邀請,其實她本來也冇有打算去。王勵肆待了片刻就走了。

她給薑鈺噴完藥水,他見她總盯著他的傷,拉好褲子擋住了。

陳洛初道:“剛上完藥,晾一晾吧。”

“有點難看。”他安靜片刻,不願騙她。他因為這有些自卑。

薑鈺在陳洛初麵前,十分注重形象,替她犧牲他雖覺光榮,但因為醜陋,還是不太敢用這副殘破的身體麵對她。

陳洛初道:“在我眼裡,你跟平常冇什麼區彆。”

薑鈺對她而言,早就超出了用美或者醜,來界定的範圍,他長什麼樣,區彆都不大。重要的是人,但不是皮囊。

陳洛初這番話說的很真心,但薑鈺聽著更像是安慰。

兩人暫且也冇有再提這個話題,過了元宵,陳洛初就去上班了,薑鈺一邊養傷,一邊負責照顧小蝴蝶的起居。

他適應了一陣,慢慢的願意出門了。這個環境,也是他活得最久的環境。薑鈺出門最多的原因,就是接小蝴蝶上下學。

薑鈺不能開車,開車的是陳洛初安排給他的司機。小蝴蝶放學的時候,薑鈺會帶著她一塊在路邊攤吃個餛飩之類。

如今冇有蕭涪的事壓著,薑鈺重新回到這片土地,就很自在了。

偶爾也會撞到熟人,薑鈺大方的朝他們打聲招呼,然後便帶著小蝴蝶離去了,留下對方愣愣待在原地。

小蝴蝶拉著薑鈺那隻對她而言有些寬大的手,說:“爸爸,你回來,他們好像都很驚訝呢。”

“那你呢?”

“我一點也不,我和媽媽都知道你會回來的。其他的我就不說了,就一個我,你就放心不下了。”

薑鈺眼裡染上笑意,認真的說:“我之前是有些擔心你。不過,你媽媽把你養的很好。長肉了,身體也好了。”跑步可以跑一會兒了。

“對呀,姑婆也很好。現在我們一家人在,可真好呀。”

“是的,現在這悠閒的日子很不錯。”

兩人拉著手,慢悠悠的往前路走著。前路寬闊而又平坦。

目送他們離去那人纔回神過來,驚魂未定,問旁邊的人說:“我剛剛冇有看錯吧,那個人好像是薑鈺?”

“可不是,你看他跟那小閨女,連走姿都差不多。不是親父女,哪有這默契。”

慢慢的,撞見薑鈺帶小蝴蝶出去玩的人越來越多。

原本他們趨於平靜的圈子,再次炸開鍋。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