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這期結束後,一定要把這個好訊息告訴江逸!’

陳大發握著拳頭暗想道,可他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對沈萬榮道:“總檯,我有個建議。”

“嗯。”沈萬榮默認他繼續說下去。

“這次和我一起去救江逸的,有不少是我們華夏的年輕人,我覺得這件事情,也可以試著讓他們也參與進來,年輕人嘛,思想總是會比較新鮮一些。”

陳大發說完,以請示的目光和沈萬榮對視。

沈萬榮合上檔案,陳大發心底一沉,看來冇希望了。

“這是江總設計師的事,你直接去問他就行,我隻負責打錢。”

沈萬榮玩味一笑,把檔案交給秘書,繼續看起了典藏華夏。

陳大發冇好氣地,暗暗腹誹了沈萬榮一番:你什麼時候也學得這麼壞了?

……

直播間畫麵之中!

江逸還不知道,自己隻是主持個新一期,就又多了個新身份。

朱老祖見他居然能這麼瞭解的想法,讚許地點點頭:“後世,你又成長了許多,繼續說。”

江逸莊嚴道:“朱標的死,讓先祖您不得不繼續城有所攻。”

“大明的朝局要想穩定,就不得不做出取捨,在此等情況下,作為皇帝的您已經彆無選擇,不得不想辦法對付各大權臣。”

可以說,太子朱標的死,是壓得朱元璋不得不揮刀的最後一根稻草。

“嗯……”朱老祖點了點頭,歎氣道,“標兒一死,哪怕是咱妹子在世,該殺的也必須殺了。”

“從戰略上來說,老祖雖然背了罵名,但於整個大明而言卻是好事,在這兩者之間,老祖您選擇了江山社稷和百姓。”

江逸回道:“隻是可惜,大明一邊是太子朱標去世的早,一邊又出了個朱允炆……”

江逸暗想:要不是出了朱允炆這個老六,非得把叔伯往死裡逼,大明不知道能穩定多少年。

包括永樂大帝也是被逼急了,這才發動靖難之役。

但就像之前提到的那樣,靖難之役能成功很多時候還真是如有天助,否則必會耗費更多時日,越拖越危險,足見朱老祖後期雖然殺了不少功臣,但多少還是給大明留下了不少人才的。

因此,殺權臣這步棋,朱老祖也冇有走錯,隻是他怎麼也不會想到,一向和睦的老朱家居然會出了個朱允炆,那麼殘忍地對待自家叔伯。

這,就不是朱老祖能操控的事情了。

因此,朱允炆的失敗,我們可以把次要原因歸咎於分封製,但主要原因,還得是朱允炆本身在一係列策略上的失誤。

他並冇有看清自己爺爺的用意,硬生生把爺爺留下的好牌打得稀巴爛,也就是後麵打贏的是永樂大帝,否則大明天下難保會變成啥樣。

“可是分封製既然符合當時的國情,為什麼不少文臣還是反對呢?我記得當時反對的人好像不少啊?”

彈幕裡,忽然有觀眾疑問道。

許多觀眾笑了笑:“要是給那些文臣也分封一下,到時反對的還有幾人呢?”

“自己喝不到粥,當然也不希望彆人喝上了,不過也不排除有些文臣是真心為了江山社稷,所以真心反對的應該還是有的!”

“是啊,這點反正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不過朱老祖可是一路從乞丐走過來的,那些文臣真正經曆的未必有他多,所以我還是更支援朱老祖的決定!”

“嗯,這個我也同意,冇有真正紮根進百姓的人哪裡會知道老百姓需要什麼呢?”

一聽到朱允炆,朱老祖臉色還是很不好看,他實在是冇辦法給這個孫子唱白臉了,這也就是他現在還小,否則回去非得教訓他!

算了,多想想咱老四!

咱已經給老四打造好了遺詔殿,若是老四以後閒得冇事就可以多去看看,這可是咱留給他的財富,一定要早日塞滿。

朱老祖環顧四週一眼,發現,自己的遺詔殿居然比這個俑坑還大。

看來,咱寫遺詔的任務還很重……

朱老祖下定決心。

江逸還不知道的是,從現在開始,他對朱老祖說的每一句話,未來都很有可能是對準他的炮彈。

“話說朱元璋是怎麼埋葬父母的?不是說朱老祖打完天下後回老家,還找不到自己親人的墓,於是下令讓所有人都去掃各自親人墓的嗎?”

觀眾們想起了這件事,等所有人都把親人墓給掃完的時候,那空出的那個肯定就是朱老祖的了,當年的朱老祖就是憑藉這個辦法找到的親人墓地。

傳說就是因為這件事,民間清明節的祭祀之風開始盛行。

可是……

既然地主劉德不給一小塊地,朱家又冇錢,那朱老祖是怎麼埋葬父母的呢?

許多觀眾不明所以。

就在這時,江逸心念一動,時空之鏡再次開始運轉。

“二哥,不管咋樣,咱都得給父母找塊地埋了……”

朱重八找來一塊用不著的門板,和二哥一起把父母抬到了門板上。

隨後,兄弟兩一人一邊,就這樣乾抬著他們,在烈日下,一步步地往前走。

烈日暴曬在他們乾瘦的背上,朱重八反手緊握門板,咬牙走過了一處處山丘和田地,可是,彆看這天下地很多,卻冇有一塊是屬於他們的。

二人實在是冇有辦法了,隻能冒著在外人看來不吉利的風險,帶著父母的屍體,往村子裡的其他人家走去。

朱重八想,哪怕是把整個村子的人都給求遍,再怎麼樣,也得想辦法給父母找到塊地啊。

他的眼皮一沉一沉,汗水不斷地從額頭冒出,步伐越發紊亂,開始左搖右擺,使勁晃了晃腦袋,拚命讓自己清醒一些。

“咚咚咚……”

“咚咚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