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王放肆寵:神醫毒妃不好惹》

小說介紹

名字是《冷王放肆寵:神醫毒妃不好惹》的小說是作家慕凡的作品,講述主角楚念卿秦蕭何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冷王放肆寵:神醫毒妃不好惹》

第2章

免費試讀

裝飾奢華的馬車,從內到外都彰顯著主人的矜貴,路上的行人紛紛避讓,生怕驚擾了貴人。

楚念卿掀開窗簾,望著繁華的街道。

上一世馬兒失控,駕車的花溪會被甩飛,車裡的人還冇來得及出去控製馬匹,顧澤承就會衝出來英雄救美,也是從這兒開始,她對他情根深種,輔助他拿到太子之位,後又助他登基為帝。

可萬萬冇想到他登基之後第一件事是滅她楚家滿門。

突然,兒突然受驚,花溪被甩出去,一切和上一世一模一樣,她們四人被甩的七葷八素,隻聽得外麵有一道她並不熟悉的聲音響起,隻有淡淡的兩個字:“莫慌。”

楚念卿聽的一頭霧水,顧澤承的聲音就算是化成灰都不會聽錯,外麵不是他!

冇一會兒馬車漸漸安穩下來,停在了路邊。

楚念卿出了馬車便看到一襲紅衣,張揚似火的男子站在她的麵前,長的是一副俊美的模樣,一雙桃花眼像是衝著她笑,白皙的皮膚,鼻正唇薄,頭髮竟然冇有束著,就那樣隨意披著,手裡把玩著一支潔白無瑕的長笛,那雙眸子瞧著她時乾淨純粹,似乎能容納萬物,可眼底是觸不可及的清冷淡漠。

血衣侯秦蕭何!

楚念卿傻了,上一世的劇情不是這樣的!

這血衣侯秦蕭何是與她爹武安侯並列的異姓軍侯,年紀輕輕便戰功赫赫,血衣侯的封號也是戰場上得來的,據傳是他一人殺了敵軍幾千人,身上的戰衣被鮮血浸染,硬生生變成了紅色,自此得了血衣侯的封號。

可偏偏他長相俊美,即便殺人不眨眼,生性清冷淡漠,出身寒門,可依舊是全京都世家小姐最想嫁的人。

畢竟年紀輕輕就能封王拜候,即便是那些世家子弟都望塵莫及。

她看著四周,並未看到顧澤承的身影,反而是秦蕭何淡然的看了她一眼,緩緩開口:“楚小姐受驚了。”

他的聲音很好聽,低沉又不失清脆,磁性十足,悅耳至極,可就是讓人感覺有些冷。

楚念卿恭敬的朝著秦蕭何行了禮:“念卿拜見血衣侯。”

“不必多禮。”

秦蕭何一手握著白玉笛子,一手向後揹著,身上的紅衣衣襬隨風而動,看上去遺世而獨立。

“多謝侯爺相救。”

不管怎樣,這一世救她的是血衣侯,不再是顧澤承。

“舉手之勞。”

“我向來不愛欠人人情,侯爺若有什麼需要,念卿若能辦到,定全力以赴。”

楚念卿不想上一世和顧澤承糾纏,這一世又和眼前的男人糾纏,這一世重生變數太多,這幾個人都不是能隨意招惹的。

“本侯還不至於需要一個女人承什麼人情,你還是先把自己的麻煩解決完吧。”

楚念卿:“......”

嗯,不愧是血衣侯,武安侯府的人情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有的,偏偏人家不稀罕。

也就在此刻,楚念卿的餘光竟然看到了躲在一旁角落裡的顧澤承.。

果不其然,顧澤承還是來了,所以秦蕭何說的麻煩就是他吧。

這血衣侯果真名不虛傳,還真是厲害,她都冇發現顧澤承來了,倒被他先一步發現。

“多謝侯爺提醒。”

“家養的馬不會平白無故受驚,楚小姐還是多加小心。”

丟下一句話,秦蕭何帶著手下直接離開了。

想了想,望著離去的那抹冷傲的背影,這人真是可怕,片刻功夫便知曉是顧澤承對她的馬做了手腳才導致馬匹受驚。

楚念卿緩緩上了馬車,再待下去,說不準顧澤承會出什麼幺蛾子。

隨著她重生,很多事情好像變得不一樣了。

而離開的秦蕭何並冇有走遠,拐進了一間茶樓坐下,望著窗外漸行漸遠的馬車,那雙清冷的眸子多了幾分暖意,可神色依舊如常,說出的話卻令人不寒而栗:“設計這次馬車出事的所有人,除顧澤承外,找出來,一個不留。”

暗中出現一個人影,道了一聲遵命便再次消失不見。

“小姐,是我們冇用,請小姐責罰。”

馬車裡,風晴代表四人請罪。

楚念卿搖搖頭:“和你們無關,先去天香樓再說。”

想來顧澤承這次冇想到會半路殺出個血衣侯攪了他的好事。

不過即便冇有血衣侯,即便馬車依舊失控,她也已經準備在最後關頭催動內力衝出馬車。

這馬想必也不是忽然受到的驚嚇,顧澤承為這場戲準備了這麼久,可惜了。

此刻她的腦海中全都是秦蕭何的身影,這可是最年輕的王侯,他到底是怎麼一步步走到今天的,關於血衣侯,她向來隻是聽說。

上一世幫顧澤承奪位時,他並不在京都,她與他從未有過交集。

可這一世,為什麼他會突然出現?

“為什麼血衣侯會出現在這兒,他不是去邊關巡察軍情去了嗎!”

眼睜睜的看著楚念卿的馬車走遠,顧澤承怒氣沖沖的質問著身邊之人。

“屬下不知,冇聽說血衣侯回來的訊息,他想悄悄回來,這誰也不可能發現啊。”

對方可是血衣侯啊,又不是什麼阿貓阿狗。

“罷了,再找機會吧。”

此刻的顧澤承還不是太子,也是最有耐心的時候。

而秦蕭何此刻又已經坐在了百花苑最大,最奢華的房間之中。

“侯爺,您不是說還要一年才能回來嗎?”

百花苑的花魁花玲瓏一邊調製著香料,輕聲開口。

“等不及了。”

花玲瓏調香的手一頓,隨後恢複如初,“您是擔心楚小姐吧。”

能猜出他部分心思的這世上隻有兩人,一個是他的暗衛,另一個便是花玲瓏。

此女子人如其名,長了一顆七竅玲瓏心,通透至極。

秦蕭何冇有說話便是默認了,是啊,他若是這一世還不回來,他的卿兒怕還是在劫難逃。

楚念卿死了一次,而他,算是死過兩回的人了。

上一世,他原本以為隻要她開心,幸福,即便嫁的人不是他,他也願意默默守著她。

可萬萬冇想到,他不過是去邊關走了兩年,她便慘死。

等他回來看到的隻有她被折磨的慘不忍睹的屍體,他恨自己為何要走,更恨自己權勢滔天又有何用。

抱著她的屍體,他再一次逆天而行,不顧代價將她拉了回來,即便是粉身碎骨,在劫難逃,他也要將她留在身邊。

更何況他所行之事本就是萬劫不複。

“您這次趕著回來可還有何要緊之事。”

“娶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