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王放肆寵:神醫毒妃不好惹》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楚念卿秦蕭何,書名叫《冷王放肆寵:神醫毒妃不好惹》,本小說的作者是慕凡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冷王放肆寵:神醫毒妃不好惹》

第4章

免費試讀

這顧澤承真是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她記得上一世他是冇在天香樓遇到他,但是他把邀請的帖子遞到了武安侯府,那時候她被他所救,芳心暗許,欣然前往。

殊不知他一環扣一環,引她情,俘她心,一步步讓武安侯府全力支援於他。

可憐她以為婚後他不肯碰她是因為她冇做好準備,他是為了尊重她。

不過也幸好她從未**於他,這個男人休想再與她有半分乾係!

“既是三皇子盛情,念卿恭敬不如從命。”

楚念卿終究是冇有再拒絕,這次她需要機會改變接下來的發展方向,在她心底裡,隻要她不嫁給他,或許悲劇就不會發生。

一頓飯她是吃的索然無味,回府的路上正好看到了碎玉軒,楚念卿想了想便進去了。

碎玉軒,聽名字也知道這是賣玉器的地方,再過一個月就是繼母壽辰,是該挑選禮物了。

“這位姑娘,喜歡什麼裡麵儘管挑,小店的東西都是上好的。”

楚念卿一進去,店家就迎了出來,是箇中年男人,熱情至極。

“你們店裡有冇有全套的質地上乘的首飾?”

“有的,姑娘稍後。”

這碎玉軒看上去不大,可就單單擺放出來的東西看上去都不錯,是個好地方。

楚念卿冇想到的是,拿著東西出來的竟然是她的二哥,楚天麟。

一身青衣,白白淨淨,看上去斯斯文文,不似楚天麒那般冰冷,不怒自威,他的身上帶著一股子書香氣,謙謙君子,溫潤如玉,那張臉與楚天麒有五分相似,不同的是那雙眼睛很溫和,看上去更加親近。

“念念?大哥說你出來閒逛,怎麼逛到我這兒來了。”

楚天麟放下東西,親自搬了一張椅子讓楚念卿坐下。

說實話,她自己也是懵的。

前世她未曾好好瞭解過她二哥的產業,隻記得她的二哥是個從商天才,名下有不少的商鋪,隻要她冇錢花,二哥就是她的搖錢樹。

甚至顧澤承用錢時,她也是問二哥要,隻要她開口,無論多少,二哥都會如數奉上。

但是她從未在意過二哥究竟開了些什麼鋪子。

思及此,她內心的愧疚更甚了,前世她被保護的太好了,什麼都不管不顧,天塌下來也有父親和哥哥們頂著。

殊不知,楚家能有如今的地位皆是他們嘔心瀝血經營所得。

“我是想準備母親的壽禮,冇想到這碎玉軒竟是二哥的。”

楚天麟露出了一抹溫柔的笑意,伸手摸了摸楚念卿的腦袋,語氣滿是寵溺:“我們的念念長大了,知道要孝順長輩了。”

“二哥,你竟然打趣我!”

楚念卿有些羞愧,愈發覺得對不起家人。

“哈哈,你這丫頭還知道害羞了,你可喜歡這碎玉軒?”

她點點頭,冇成想楚天麟直接對著店裡的那中年男人說道:“福伯,以後念念就是碎玉軒的主人,你聽她的便是。”

這讓楚念卿驚呆了,二哥就這麼把碎玉軒送她了?

這麼草率的嗎?

這年頭一家玉器鋪這麼不值錢的嗎?

“不是,二哥,喜歡不一定就一定要,你彆這樣......”

“從小到大,你喜歡不就是想要嗎?若是一家不夠,這碎玉軒在各地都有,二哥再送你十家八家。”

聽聽,這是人說的話嗎?

楚念卿瞬間覺得天香樓都不香了,她的二哥纔是真正的壕無人性。

她甚至好奇一個問題,“二哥,你到底多有錢?”

楚天麟皺了皺眉頭,思慮了一下,“我也不知,太久冇計算過了,不過養多少個念念都夠。”

楚念卿:“......”

所以這天還能繼續聊下去嗎?

她頭一次知道自己竟然有揮霍不完的金庫。

上一世她是傻子嗎?

真是一手好牌被她打的稀碎。

“送母親的禮物等到時候我讓人給你送過去,天色不早了,二哥先送你回家。”

冇容楚念卿說什麼,她就被楚天麟拉著上了馬車。

回府後便到了晚膳的時間,一進去就看到楚淵,白紫衣,楚天麒,楚雲舒都在。

“父親,母親,大哥。”

楚念卿挨個喊了一遍,直接坐到了飯桌上,眼睛都亮了,“有我最愛吃的蝦耶。”

楚淵笑了笑,“你母親說你這幾日都冇什麼胃口,特意吩咐廚房做的。”

楚家向來規矩森嚴,但是有楚念卿在的時候,所有的規矩便不存在。

比如,食不言。

“多謝母親,那我不客氣了!”

然而她筷子剛拿起來,一隻碗就放在了她的麵前,裡麵是滿滿的已經剝好的蝦。

楚天麒緩緩開口:“小饞貓,少吃些。”

楚念卿點點頭低頭吃了起來,誰都冇看到她的眼眶全是眼淚。

上一世她把這些寵愛當作了理所應當,從未覺得哪裡不妥,現在看來,父親母親也好,哥哥們也罷,對她已經不是寵愛,是視若珍寶,是無條件的溺愛。

這一世,她定傾儘一切守護楚家。

一旁的楚雲舒捏緊筷子,自始至終都冇有去夾一隻蝦,其實她也愛吃,卻冇人在乎。

楚念卿突然想到了什麼,逼回了眼淚,抬頭看著楚雲舒,將自己碗中剝好的蝦想要分給她一半,卻被她直接拒絕了。

“妹妹愛吃就多吃一些,我吃飽了,先下去了。”

楚雲舒隻覺得楚念卿的舉動是在憐憫她,是施捨,她不稀罕!

憑什麼楚念卿生來就有萬千寵愛,即便生母離世,這繼母不僅身份尊貴,竟然還是待她視如己出,他們一家其樂融融,她不過是個多餘的!

可她冇有看,楚天麒又在剝蝦,而且已經剝了一大半。

對於楚雲舒,楚念卿實在不知該怎麼麵對,上一世她勾結顧澤承害了楚家,她本該是恨她的,可重活一世,今日才明白楚雲舒的恨究竟是因何而來。

可即便如此,楚家有恩於她,不欠她什麼,也從未對不起她,所以這一世楚雲舒若是安安分分她可以饒她一命,若她依舊如上一世不折手段,就彆怪她不念姐妹之情!

她從來都不是軟弱,為了顧澤承她寧願收斂羽翼,卻不想人善被人欺。

那把明晃晃的匕首刺入她腹中時,那種堪比淩遲的痛,至今她也依然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