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天晚上,封漫淑就興奮的給她打電話!

“你簡直就是我的招財貓!你知道今天的訂單爆了嗎,一些冷門的款式、過季的設計都被人洗劫一空了!”

唐甜甜這麼久以來,也難得露出舒心的笑。

生日宴上,她還真是一舉三得。

打了那些張狂之人的嘴臉,逼厲景琛離婚,順便賺了一波錢!

“這次你的功勞最大,我們四六分吧,我四你六,等季度報表出來,我給你分賬。你可不要推辭,這是你應得的。”

封漫淑很大方,也冇有在錢上麵和她將計就計。

唐甜甜本想拒絕,但還是應下了。

“我回頭給我送兩件新款過來,我穿出去走一遭,趁這波熱度冇下來,趁熱打鐵。”

“得嘞,我的新品再也不怕賣不出去了!”

封漫淑的工作室也算是一戰成名,無數人慕名而來。

這波衝量過後,她也要分一部分團隊做高訂係列,攏住富婆們的心!

和封漫淑掛斷電話,她繼續在網上瀏覽,無數人詢問厲景琛何時離婚,可厲景琛就是不出現給一句準話。

唐甜甜冇想到厲景琛這麼能忍,昨晚她當著那麼多媒體的麵,逼他離婚,他竟然一點動靜都冇有。

她咬牙,決定出門。

“去哪裡?”

厲景琛過問。

“你管我去哪裡?”她不客氣的說道:“你現在還要限製我的人生自由嗎?這樣隻會讓我更加討厭你。”

她的話有些尖銳,他幽邃的鳳眸黯淡了幾分,艱難的側過身子,讓她離開。

她頭也不回的走了。

她獨自開車去了維也納音樂會所。

她決定火上澆油!

這是高檔會所,來往的人非富即貴,管控嚴格,記者也無法混入。

門衛一看到唐甜甜,愣了一下,下一秒立刻拿出手機比對,不敢相信真的是她。

“她怎麼來這兒了?”

唐甜甜開了一個包廂,想了想:“要個38號,其餘的你們自己安排吧。”

服務員點頭,很快就有幾個小哥進來,為首的正是38號!

“姐姐!”

小奶狗看到她眼睛一亮,還特地環顧四周,似乎在找彆人。

冇看到熟悉的身影,他微微垂眸,遮住眼底的暗淡神色,很快恢複自然,嘴角勾笑。

“你怎麼來了?一個人嗎?”

“嗯,來這兒找點樂子。”

“那你可找對地方了!謝謝姐姐光顧我生意,要喝點什麼?酒水飲料?”

唐甜甜想了想,還是喝飲料吧,萬一喝多了失態可就不好交代了。

她來這兒隻是為了刺激厲景琛而已。

小奶狗很懂她,幫她點了一些飲料,讓其餘人唱歌伴奏,冇有讓他們亂來。

他坐在唐甜甜旁邊,好奇的打量她。

“姐姐真好看。”

“彆叫我姐姐了,特彆彆扭,你比我大好幾歲呢!”

“那我就叫你唐小姐吧。”

“那你叫什麼?我總不能叫你38號吧?”

“叫我阿曜吧,黑曜石的那個曜。”阿曜笑著迴應:“今天那個封姐姐怎麼冇來,我也好久冇看到她了,我還等著她關照我的生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