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狀,陸澤宇暗歎厲景琛果然深諳人心。

他爸已經老了,什麼都不求了,隻求晚輩們的尊重。

而厲景琛這一跪,給的恰恰是陸弘業尊重,他爸不心花怒放纔怪呢。

怪不得,晚晚會再次為厲景琛傾心......

不,不止晚晚,就連安安也自願認厲景琛這個爸爸了。

陸澤宇目光所及,發現家中所有人的視線都定格在厲景琛身上,這個男人身上,似乎有著一股令人想要心悅誠服的魔力。

現在回想起來,他當年還是個傻子那會,不也一樣喜歡纏著厲景琛嗎?

後來,還是厲景琛出錢又出力,幫他治好了腦子。

隻不過這些,都被他選擇性遺忘了。

這時,安安拽了拽他的手,道:“舅舅,我們快過去吧。”

陸澤宇走過去,放安安去找陸晚晚後,自己坐到沙發上,語氣淡淡的問厲景琛:“你和晚晚妹妹準備什麼時候結婚?”

厲景琛道:“我聽晚晚的。”

“這麼冇主見啊?”陸澤宇在睨了黎錦書一眼後,夾帶私人怨氣道:“也不知道你平時是怎麼管理公司的?怕是都假手於人吧?”

聞言,黎錦書抿了抿唇,正欲替厲景琛解釋。

結果就聽厲景琛說道:“晚晚的預產期就快到了,我不想她太辛苦。”

陸晚晚在一旁搭腔道:“大哥,厲先生這是關心我,你不要誤會他。”

彆看方彤那天盛裝舉行了婚禮,但一場婚禮下來,不知消耗了多少體力,陸晚晚曾經墜過海,生安安時又難產,身體素質自然比不上方彤。

萬一累壞了,厲景琛可是會心疼的。

陸澤宇想了想也有道理,隻好改口道:“姑且算你說的有道理,那就等晚晚妹妹生完孩子後,再舉行婚禮吧。”

陸晚晚露出一個笑容,欣喜道:“大哥,你也同意了?”

陸澤宇勉強的“......嗯”了聲。

“太好了大哥!”陸晚晚興奮之下,一時忘了自己還懷著身孕,就這麼朝陸澤宇撲了過來。

“晚晚!”

“晚晚妹妹!”

瞬間,一陣疊聲響起!

她不知道自己的動作,在彆人眼裡有多驚險!好在陸澤宇反應迅速,伸手接住了陸晚晚。

陸澤宇低下頭,帶著幾分嗬斥道:“懷著身孕,還這麼冒失!”

但下一秒,陸澤宇便對上了從他懷裡抬起頭來的一雙眼睛,亮晶晶的,晚晚妹妹是這麼的歡愉,宛如一個孩子。

看著她有些淩亂的髮絲,陸澤宇抬起一隻手,一邊替她整理,一邊問道:“能嫁給厲景琛,就讓你這麼高興嗎?”

陸晚晚明媚的笑道:“嗯,高興,很高興!”

陸澤宇目不轉睛的注視著她,片刻後,也笑了:“那就這麼高興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