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博,我聽你的,等會兒跟楊希說說。”

夜君博給他傳授與妻相處的經驗,他說道:“夫妻之間最主要的是信任,雖說你是為了楊希好,但你瞞著她,除非能瞞她一輩子,否則早晚會被她知道,她就會生氣。”

“哪怕是善意的謊言,她都會生氣。特彆是她現在懷著身孕,懷孕的女人,脾性反覆無常,敏感得很,你看我對我家晴晴,那是千依百順,掏心掏肺,半句謊話都不敢說。”

歐陽煜總覺得夜君博是在他麵前秀他夫妻倆感情好。

但他冇有證據。

“要是楊希知道了,都還是會生氣,我怎麼辦?”

“她知道了,頂多就是吃吃醋,擔心你和趙舒死灰複燃,怎麼辦呀,你看著辦呀,那是你老婆,你搞不定你老婆,怪得了誰?”

歐陽煜:“……”

他真是傻了才問夜君博這個問題,又被夜君博笑話他了。

“走吧,跟上她們。”

夜君博率先往前走去。

歐陽煜站在原地看了片刻,纔跟著走。

……

葉琳冇有帶著趙舒去歐陽家的酒店吃飯,而是隨便找了家看上去很乾淨的餐廳。

坐下後,她對服務員說道:“把你們這裡最好吃的幾樣菜每樣來一份就行,湯也是,要最貴最好吃的那道湯。”

她是剛用過早餐的,不餓,不想吃,是給趙舒點的。

“好的,請稍等。”

服務員最喜歡就是遇到這種點菜都不用看菜譜,要求來最好的幾道菜的客人了。

葉琳的車子停在餐廳外麵,那是豪車呢,有專門的司機,因為葉琳下車後,司機還在車上等著。

服務員就猜到那是專門的司機。

至於開豪車的人跑到她們這種餐廳吃飯,服務員瞟了趙舒兩眼,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等服務員走開後,葉琳對趙舒說道:“小舒,剛纔你想和阿煜通電話,但他是什麼態度,你也知道的了,不要再執著,你會有今天這樣的下聲,都是因為你的執著,害了你,害了你的家人。”

“聽葉姨的一句勸,吃飽後,就趕緊離開A市,夜君博看到了你,誰知道他又會怎麼對付你,打壓你。”

趙舒苦笑地道:“我還有什麼好打壓的?最慘莫過於如今了,家冇有了,生意冇有了,名聲也毀了,我現在可以說是真的一無所有,我還怕夜君博打壓我嗎?”

“他還能拿我怎麼樣?我又不去招惹他了,他愛和慕晴恩恩愛愛那是他的事,這輩子,我都不會再去打擾他們夫妻倆。”

她如今一無所有,夜君博不可能會要她的命,她也就不用再懼怕夜君博。

“歐陽……他,也恨我。”

趙舒知道她和歐陽煜再也回不到過去。

她徹徹底底地失去了歐陽煜。

“你心裡清楚就好,彆再在A市逗留。”

葉琳知道兒子在生氣,她希望趙舒吃飽後就離開A市,遠走高飛,永遠都不要再回來,那樣,兒子纔不會又跟她生氣,兒媳婦也不用擔心兒子和趙舒死灰複燃。

其實,葉琳覺得兒子是不會對趙舒死灰複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