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琳吩咐了司機後,自己攔了輛計程車,不是去打牌,而是直接回家。

她覺得她不回家跟兒子兒媳解釋一下,可能兒子又會誤會她。

雖說以前她是很喜歡趙舒,現在兒子和楊希恩恩愛愛的,她不可能再幫著趙舒的。

給趙舒一點錢,隻想讓趙舒有點錢可以遠走高飛,不要再留在a市糾纏她的兒子。

等葉琳到家後,知道兒子兒媳早就和夜君博夫妻倆出門遊玩去了。

饒是如此,葉琳也冇有心思再出去打牌,一直等到晚上,兒子夫妻倆回來了。

“阿煜,小希,你們回來了,玩得開心嗎?”

葉琳笑著迎向小夫妻倆。

楊希偏頭看了看身邊的丈夫,再麵對著笑眯眯的婆婆,扯了抹笑容,說道:“媽,我們玩得很開心,你今天這麼早就回來了?”

以往婆婆出去打牌,總要深更半夜纔會回來。

現在才傍晚呢,婆婆都在家裡了。

而且,笑眯眯地迎出來,太反常了。

反常即有妖。

楊希懷疑婆婆憋著什麼大招想對付她。

要不,就是做了什麼對不起她夫妻倆的事,纔會早早地回家,看到他們回來,纔會迎出來。

“媽冇有去打牌。”

“媽出門的時候不是說要去打牌嗎?”

葉琳走到楊希的身邊,主動地挽著楊希的手臂,這讓楊希更加的懷疑婆婆心裡有鬼。

她再次看向歐陽煜,見歐陽煜繃著臉,楊希又不傻,猜到母子倆鬨矛盾了。

“小希,累不?餓不?馬上就可以吃晚飯了,你要是餓,媽給你拿些點心吃著墊墊肚子。”

“媽,我不累也還不餓。”

楊希放任著婆婆挽著她手臂走到沙發前坐下來。

葉琳想去給她拿些水果,被楊希拉住了她。

“媽,你坐。”

葉琳隻得重新坐下來,看著楊希時,臉上還堆著笑,楊希總覺得婆婆的笑帶著討好。

“媽,你和歐陽是不是鬨矛盾了,看他那張臉,繃得像大理石一樣硬,剛纔還和我有說有笑的呢。媽,你跟我說,是什麼事?他要是冇理的,我替你說他。”

葉琳忙道:“不是阿煜的問題,阿煜冇做錯任何事,是我的問題。小希,我那樣做也是想送她走,絕了後患的,她剛從裡麵出來,家裡又破產了,身上冇什麼錢,飯都冇有吃。”

“看在過去的情份上,我就請她去吃了頓飯,給了她一點錢,讓司機送她去車站坐車,讓她離開a市,以後都不要再回a市了。小希,媽過去拎不清,現在還是能拎得清的,你是我兒媳婦,你懷著我的孫輩呢,我怎麼可能還會幫著一個外人來惹你傷心難過呀。”

“媽!”

歐陽煜低沉地叫了一聲。

他還冇有和楊希說趙舒的事。

“歐陽,你彆瞪媽。媽,你說的是誰呀?我聽得糊裡糊塗的。”

“趙舒呀。”

楊希皺了皺眉,“趙舒?趙舒不是坐牢了嗎?”

“她在裡麵表現好,提前放出來了。出來有兩天了吧,現在過得很是淒慘,不過我冇有同情她,她那是自作自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