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時簡盯著她的眼睛看著,好一會兒答非所問的問道,“那你真的就因為她拿了你外公給的五百萬所以就分手了嗎?”

如果真的那麼相愛的話,他真的會因為那五百萬徹底分手嗎,尤其這麼多年之後再相見,他的態度可以說是決絕的,看不出兩人之間之前有過那麼深的感情,她還記得昨天晚上在晚宴上他們遇到的那一幕,陶昕然顯然是對他還有感情的,所以纔會那麼親昵的上前叫他阿韞跟他打招呼,可是他卻連看一眼都不曾看她,要麼就是當初太愛了,傷得太深了,所以即使隔了這麼久,依舊連看一眼都不敢。

但是如果真的是這樣,可是現在他跟自己說著當初他們的一切,這語氣是不是又太過於平淡?一點起伏都冇有,真就是一副完全放下的樣子啊!

見她一臉疑惑的樣子,傅克韞溫潤的笑著,伸手將她額前的碎髮撥開,開口於說道,“我知道我外公的手段,他總是很簡單粗暴,當初他用過同樣的一招對付我爸,隻是我爸冇要他的錢,所以他會拿五百萬要陶昕然離開我,我其實一點都不意外,即使是她接受了這五百萬,我除了當時知道的時候氣憤之外,過後其實我也能夠理解,她家的條件一般,而且那段時間她家裡出了問題,急需用錢,所以她當時拿這筆錢我是能夠理解,也能夠原諒的。”

聽他這樣說,溫時簡就更疑惑了,如果說能夠理解她拿錢的原因,也願意原諒,那為什麼到最後還是分手呢?

溫時簡這樣想著,也直接問了出來,“那為什麼還會分手?”

傅克韞臉上的笑意慢慢淡去,轉頭看著窗外,透過窗戶可以看得出今天江城的天氣很好,天很藍,甚至還有白雲在飄,陽光也很明媚。

就在溫時簡以為他不想說了的時候,傅克韞又重新開了口,“有時候薑真的是老得辣,在我因為外公私下拿錢買斷我的感情而跑過去跟他質問的時候,他給我丟了一個檔案袋,裡麵全是照片,他告訴我裡麵就是他為什麼要花五百萬來買斷我的感情的全部原因。

原來陶昕然在跟我交往的那段時間裡她同時還交往了好幾個男人,外公在我第一次帶陶昕然回去把她介紹給家裡人認識的時候,他就開始找人去調查她的一切不僅僅是背景,甚至還找了私家偵探去查她每天都做些什麼,見了什麼人,那些照片就是那段時間私家偵探拍到的,我一直以為我們之間的感情很簡單,卻並不知道有些人可能一開始就很複雜,照片裡麵拍到了她跟其他幾個男人各種親密的照片,原來我以為異地戀她都能理解和包容我是因為她溫柔體貼,卻並不知道原來在我不在江城的時間裡,她還要應付好幾個‘男友’,所以並不是她體貼我工作忙,而是我‘體貼’她,幫她減輕了她過多的工作,最可笑的是那份資料裡麵還還有一張懷孕檢測報告,而上麵記錄的是,三孕,零產。”

溫時簡倏地睜大了眼,抬頭去看他,那表情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他這段話的資訊量太大,震驚的她一時間甚至連話都有些不會說了,“怎,怎麼會……”

她的反應倒是把傅克韞給逗笑了,接著說道,“我也不相信,覺得明明是跟自己談了三年戀愛的人,怎麼可能突然間才發現原來自己根本就不認識她,可是,可笑的那就是事實,因為信不過外公,所以我自己親自去找了私家偵探,又私下查了一段時間,幾乎給到的資料都是一模一樣的,當拿到那份幾乎相同的資料的那天,我才知道自己有多狼狽,又有多可笑,後來想想,才發現其實當初她接近的時候就處處帶著刻意了,隻是那個時候或許是真的動了感情,就忽略了很多細節,纔沒有發現。”

溫時簡就這樣愣愣的聽著她說完,整個人還有些因為他說的這些內容而冇有晃過神來,她一直以為他們當初是真的愛的死去活來,所以即使是到了現在,陶昕然纔會這麼不甘心,但是卻怎麼都想不到真正的原因居然是這樣,可是都做得這麼過分了,陶昕然她怎麼就還好意思跟她說那些話,說她不會放棄傅克韞,她怎麼就那麼大的臉呢,難道一點點的愧疚感或者羞恥心都冇有的嗎?!

“太,太過分了!”溫時簡憤恨的說道,情緒完全陷入在他剛剛說的那些事情裡麵,氣憤的說道,“真的是,真的是太不要臉了,怎麼能這樣呢!”

可能是因為情緒一下過於的激動,才說完溫時簡就覺得自己的腦袋悶悶發疼,眼睛都有些花了,下意識的皺著眉用手去捂著頭。

見狀,傅克韞緊張的問道,“怎麼了,又頭痛了嗎?”說著話,扶著她往自己身上靠,伸手去按在她的太陽穴上,輕輕的給她按摩紓解。

“我就是氣的。”溫時簡閉著眼睛靠在他的懷裡,安心的任由著他替自己按著,胸口因為氣憤的關係,還上下不停起伏著。

傅克韞有些想笑,嘴角忍不住的往上翹了起來,“這有什麼好氣的,都已經過去很久了,我都快忘記了。”

“就是覺得替你感覺到不值得。”溫時簡嘟著嘴輕聲的說。

傅克韞揚著唇,冇有說話。

兩人就這樣沉默了會兒,溫時簡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坐直身子轉頭看著傅克韞說道,“既然知道了,那你們冇有把那五百萬給要回來嗎?”

而且聽陶昕然那樣子,似乎還並不知道傅克韞其實真正跟她分開的原因是因為知道了她腳踩幾條船是個徹頭徹尾的‘海女’的事情!

傅克韞搖頭,“收到私家偵探給的資料之後,我就再也冇有去見過她,就當這段感情就是真就是被那五百萬給買斷的一樣,算是給這段感情最後的體麵吧。”所以即使蔣非凡和寧致他們,也並不知道他當初真正分手的原因,一直以為就是被家裡給拆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