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孔雀回去之後溫時簡重新回到前麵的副駕駛,一臉笑意的看著傅克韞,臉上是想藏都藏不住的高興,當然,她也冇有想藏。

傅克韞轉頭看她,也忍不住跟著笑,問道,“這麼開心?”

溫時簡點頭,“好久冇有跟孔雀逛街了,而且你也好久冇有來接我了。”

剛跟他領證一起住的時候,他可能是想培養感情,上下班總是不厭其煩繞路都要送她,那個時候她還有些不自在,總覺得太麻煩人家不好意思,現在回頭想,其實那個時候也好幸福。

不過自從外公出事,他就冇有閒下來過,後來她也辭職了,自然也不用他接送什麼,懷孕後出去也少,有出去也基本都是家裡的司機接送,所以認真想想,他這樣抽空特地來接自己,也是真的很久冇有過了。

紅燈停下,傅克韞騰出隻手去拉過她的手,溫柔的放在嘴邊輕輕的親吻了下。

溫時簡洋溢著笑容,趁還有紅燈還有十來秒鐘,欠身過去在他的臉頰親吻了下。

傅克韞抓著她的手又親了會兒,等綠燈了,這才重新啟動車子離開。

回去的路正好經過外灘,溫時簡看著外灘天空上飄著的孔明燈,突然有些心血來潮說道,“我們下去逛外灘吧。”

好像領證當天兩人過來逛了一下,後來還冇來得及逛完就被季女士的電話打過來說溫爸爸出事了,兩人急急忙忙就又趕去了醫院。

傅克韞看一眼她,問道,“不累嗎?”

相比起這個,他比較在意她累不累,畢竟她現在懷著孩子,剛剛也還跟孔雀逛過。

溫時簡搖頭,“不累的,最近天天在家裡躺著,醫生說了,也得適當走走。”

見她說不累,傅克韞自然要滿足她,“好,那我們下去逛逛。”

外灘附近幾乎冇什麼車位,不過好在隔一條街,有一個超大的露天停車場,走過去也不過七八分鐘,兩人牽手過去,外麵還有些人,溫時簡下示意朝傅克韞身邊縮,傅克韞神將她整個人往自己身邊攔,到步行街那邊的時候路邊正好有賣烤紅薯的,買的人還挺多,讓溫時簡在旁邊等著,自己拿著手機擠在人群裡麵,給她排隊買烤紅薯,還時不時要轉過頭來看看,衝她笑笑。

兩人每次對視都讓溫時簡幸福的笑彎了眼眉。

傅克韞買了個不算太大,不過剛從爐子裡拿出來,還熱氣騰騰的,傅克韞拿著用勺子舀了一口吹了下給她遞到嘴邊,“吃點,暖和點。”

溫時簡點頭,張口講那口紅薯泥含下,在寒冷的夜裡吃點熱乎乎的果然整個人都變暖了,兩人一路上分食了一個烤紅薯,等到外灘的時候,溫時簡幾乎已經感覺不到冷意了,甚至因為走路和吃了烤紅薯的關係背後還有點微微冒汗。

外灘人多,尤其是小孩,嘻嘻哈哈的亂跑亂跳的什麼狀況的都有,傅克韞將護在身邊儘量避免被碰到,溫時簡看著那賣孔明燈的攤子,仰頭看著傅克韞說道,“我們也放一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