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江海是真的有些怒急攻心了,吃了降壓藥也不太見好,整個人有些喘不上起來,最後居然咳出了一口血,嚇得護工和家裡的阿姨趕緊就打了120急救電話。

溫時簡也有些被這混亂的場麵給嚇到,顧不上臉上火辣辣的疼,但是站在一旁又不知道該做什麼,最糟糕的事她發現洛江海的那一巴掌打得她不僅僅臉上疼得厲害,肚子裡的寶寶似乎也受到了驚嚇,這會兒在裡麵動得厲害。

溫時簡長長的吸了口氣,手扶著肚子不停的小聲安慰著肚子裡麵的孩子,“冇事的,冇事的,寶寶乖……”

救護車很快就到了,傅媽媽和傅克晴都不在,護工跟著去了醫院,阿姨在打完急救電話之後就給傅媽媽打了電話,讓人直接去醫院。

等洛江海和護工坐救護車走了之後,阿姨這才轉頭注意一旁的溫時簡,這纔看清她臉上那猩紅的巴掌印,有些被嚇到,“天呐,這是怎麼回事!”

說著話趕緊上前檢視溫時簡臉上的傷,她剛剛在外麵離得不遠,加上書房的門冇有關上,裡麵的動靜她多少知道點,她聽到老爺子大聲的斥責,倒是冇有聽清楚溫時簡說了什麼,隻是後來聽到了巴掌聲跑過去的時候,一眼先看到了老爺子怒火攻心的樣子,整個人顫抖的不行站都站不穩了,也就冇有顧上去看溫時簡怎麼樣,所以這會兒纔看清楚她臉上的傷。

心疼的說道,“老爺子下手也真是的,你還打著肚子呢,怎麼能下手呢。”就看臉這會兒腫成這樣,可想而知當時下手的力道得有多重。

臉上的疼溫時簡這會兒倒是顧不上,肚子裡小傢夥不安分的胎動讓她很是害怕,抓著阿姨的手說道,“阿姨,我,我肚子有些不太舒服。”說著話的時候,整張臉都有些蒼白了,唇色也白了許多,看不太出血色。

見狀,阿姨也有些嚇到,“彆是動了胎氣了。”

找急忙慌的又想打電話叫救護車,還是溫時簡一手將她拉住製止說道,“司機應該在附近。”

阿姨連連說好,趕緊給司機打了電話,司機冇幾分鐘就把車子開過來了,阿姨扶著溫時簡一起坐進車裡直接去了醫院。

洛江海直接被送進了搶救室,好在送過來之前緊急吃了藥,到醫院的時候整個人倒是恢複了不少,隻是情緒還依舊有些激動,醫生給她打了鎮定,仔細的檢查了一番,然後才送去了病房。

傅媽媽到醫院的時候洛江海已經送病房了,隻是她還冇有來得及去洛江海的病房,這邊就又接到了阿姨的電話,說是溫時簡剛剛在去醫院路上破水了,這會兒肚子也開始疼得厲害了。

傅媽媽當下被嚇得有些說不上話,這離預產期還有一個多月吧,怎麼會在這個時候破水!

在電話裡顧不上多問,趕緊問了她們在哪,自己又積極媽媽的朝溫時簡那邊過去。

溫時簡是在車上破水的,整個人緊張的臉色全白,手死死的抓著阿姨的手,不安的問,“阿姨,寶寶會不會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