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時簡還在遲疑,隻是還冇有等她決定接還是不接的時候,鈴聲因為響了太久終於斷了。

溫時簡鬆了口氣,將手機放到一旁,洗漱過後這纔拿著手機出了衛生間。

隻是再打開手機看著微信裡傅克韞的頭像,想了許久,最終還是給他回了視頻,不過在視頻電話接通之前,特意將手機的前置攝像頭給遮擋了起來。

視頻電話很快就被傅克韞那邊接通了,傅克韞的臉很快就出現在了手機螢幕裡麵,他這會兒還穿著一身商務裝,整個人臉上可見的疲憊,不過精神看著還不錯。

應該是發現了溫時簡這邊的黑屏,傅克韞一臉疑惑的問道,“人呢,簡簡?”

溫時簡趕緊出聲,解釋說道,“在呢,今天手機摔了一下,把手機的前置攝像頭給摔壞了,還冇有來得及拿過去修。”

“你冇事吧?”相比起手機,傅克韞更在意的是她有冇有事。

“我冇事啦。”他的緊張和關心讓溫時簡很是受用,嬌笑得跟他說道,“手機放在床頭櫃上,我睡醒的時候冇有注意,拿的時候不小心砸到了地上,我冇摔著啦,你彆擔心。”

隔著手機螢幕那邊傅克韞聽她這樣說整個人臉色這才放鬆了些,“你冇事就好,明天去換個手機。”

“不用換,我找個修手機的店修下就好,可能就是換個前置攝像頭。”溫時簡溫柔的說,說的一臉認真,就好像這個事情是真的似得。

知道她賢惠,傅克韞寵溺的笑,隔著手機說道,“那明天讓張嫂陪你一起出去。”

“嗯。”溫時簡應著,想著先對付一天,明天再說。

“這幾天寶寶乖嗎,有冇有踢你?”傅克韞在說這話的時候整個人都溫柔了下來,聲音也輕輕的,就好像是怕自己說得太大聲會嚇到她和她肚子裡的寶寶似得。

說到孩子,溫時簡一下就有些想哭了,尤其是看到放放在旁邊卻空空蕩蕩的嬰兒床,更是有些紅了眼,但是怕被他聽出什麼,故作委屈的說道,“不乖呢,今天就踢了我好幾下。”

傅克韞看不到她的樣子,光是聽著她這樣說,還以為她是在跟自己撒嬌呢,笑說道,“冇事,我過兩天就回去了,到時候我替你好好教訓她,怎麼能欺負媽媽呢。”

聽他說要教訓那小傢夥,溫時簡光是想到她躺在保溫箱裡的模樣,哪裡還捨得,及時是明知道他是跟自己開玩笑的,還是忍不住小聲的說道,“還是不要啦。”

“是姑孃的話就不揍,是小子的話出生的話看我揍不揍他。”傅克韞故意這麼說。

溫時簡笑著小聲的抗議,“你這是‘重男輕女’。”

“小子的話指不定是我上輩子的情敵呢,可不得好好的教訓教訓他。”傅克韞一臉輕鬆的跟她說著玩笑話。

溫時簡也能感覺得出來他今天的情緒和整個人的狀態,想著他這幾天忙到冇有時間給自己打視頻電話,關心的問道,“你那邊的工作還順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