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小姑娘咬著唇,猶豫了好一會兒才問道,“我想見蘇律師,你能帶我進去嗎?”

聽她說要找蘇曉,溫時簡溫柔的答應,“好啊,我帶你進去。”說完還朝著她伸出手來,表示要牽著她的手進去。

小姑娘盯著溫時簡看了許久,才慢慢的將自己的手放到她的掌心,由著溫時簡牽著自己進了工作室。

蘇曉還冇有過來,溫時簡帶著她先去了自己的辦公室,順便還讓助理小陶給她倒了些果汁拿了點小餅乾之類的。

耐心的跟小姑娘解釋說道,“蘇律師還冇有過來,不過我們這邊已經聯絡她了,等一下很快就會過來,你先吃點東西,或者你也可以跟我說說你找蘇律師有什麼事情,我也是這裡的律師,也可以幫你的哦。”

小姑娘看著溫時簡,似乎是被她的溫柔給融化的,慢慢的放下防備,抿著唇說道,“我有在短視頻上關注蘇律師,我也有私信過給她,但是她一直冇有回我,所以我才找來這裡的。”

溫時簡瞭然,蘇曉的賬號火了之後確實每天會接到很多的私信詢問,有說喜歡她的,也有些會谘詢她的,這些私信都有專門的工作人員來瀏覽打理,但是由於數量太多,也不可能做到每一條都能夠及時的回覆或者反饋,所以遺漏的這個小姑孃的資訊也是正常。

聽完她的話,溫時簡安撫她說道,“因為後台的私信太多了,你之前的私信可能被我們工作人員不小心給忽略了,不過也冇有關係,你能找過來我們也一樣能幫你,不過你得先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我到現在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小姑娘似乎是能感受到溫時簡散發出來的善意,小聲有些靦腆的說道,“我叫林子雨,今年十五歲了。”

溫時簡點頭,也同她自我介紹說道,“我叫溫時簡,是這家工作室的律師之一,你今天過來是想要谘詢什麼呢?我或許也可以幫你哦。”

林子雨咬著唇說道,“我是想幫我姐姐谘詢的。”

“也可以啊,那你想幫你姐姐谘詢什麼呢?”

小姑娘像是想到什麼,看著溫時簡問道,“我在短視頻平台上看到蘇律師說你們工作室可以免費幫人打官司,是不是真的?”

知道小傢夥應該是考慮到錢的關係,溫時簡笑著點頭,“我們有這項服務,是真的。”

小姑娘聽她說是真的,原本緊張的情緒似乎也慢慢放鬆下來,看著溫時簡這纔開口說道,“我姐姐她叫林子晴,今年十八歲,之前原本是在江城一中讀高中的,但是去年的時候跟人簽了藝人工作室,後來就休學了,這一年多她都在女團當練習生,之前還好,但是我最近幾個月我看她整個人的狀態都有些不太好,有時候回家都是喝得醉醺醺的,有的時候她喝多了還會抱著我哭,我有些擔心她,讓她不要去當女團了,可是她說她簽了合同,如果不去的話就會算違約,到時候就要賠很多錢,可是我們家冇有錢,我父母也在幾年前車禍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