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了這比租金的收入,他們家的生活改善了很多,平白每年多了十幾萬的收入,都能趕上他們之前好幾年的收入了。

但是他的心裡多少是不安的,想著如果讓林子晴和林子雨兩姐妹知道,他們一家真的是不要做人了。

所以當拿到租金的第一年,他就商量著跟妻子說要不要將這筆錢留給那兩姐妹當生活費。林彩霞沉默了許久,說等過幾年,按照現在租金的收入,這筆錢用不了幾年就能填上,等兩個孩子到時候結婚,她就拿這筆錢給她們做嫁妝。

聽妻子這麼說,他也覺得冇有問題,這件事情就冇有再管過,不過這些年他打心底裡是感激妻子的,感激她當年在自己出事的時候冇有離開,更感激她這些年為這個家做的一切,更感激她為了兒子所做的一切,如果冇有她的話,這個價或許早就散了,他們的日子也不可能過得像現在這樣好。

所以當妻子這樣罵他質問他的時候,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也反駁不出來,因為他對妻子有愧,對這個家也有愧。

林彩霞罵累了,坐到一旁氣呼呼的生氣,手上還拿著那張法院寄過來的傳單。

見她坐下,盧大勇這才起身給她去倒了一杯水,放到她旁邊,然後自己又默默的將地上摔碎兩半的手機給撿起來放到一旁,又去拿過掃把將地上摔碎炸裂出來的玻璃碎片給掃乾淨。

林彩霞冷眼看著他默默的做這一切,情緒也慢慢的平複下來,她打心裡瞧不起丈夫,但是又因為有兩個孩子的關係,所以才這麼多年冇有跟他離婚,要不是為了兩個孩子,這種日子她早就不想過了,不過好在盧大勇這些年來對她還行,罵不還口打不還手的。

盧大勇收拾完,然後拿過她手中的那張傳票,認真的看著著,好一會兒纔開口說道,“要不我們把那套房子掛出來賣了吧。”

“你說什麼!”林彩霞剛被滅下去的火氣又被點燃了,衝著他罵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把房子賣了,小海以後怎麼辦,我們家以後怎麼辦,你冇有收入,還想靠我一個人養家嗎?我嫁給你這些年養家養得還不夠嗎?我才輕鬆了幾年,你就見不得我好是吧!”

盧大勇沉默了會兒,低著頭輕聲說道,“可這筆錢畢竟是大舅子他們留下給子晴和子雨兩姐妹的,這些年我們名義上是她們倆姐妹的監護人,可是一點冇有做到監護人的義務,就連生活費和學費也給的根本就不夠。”

聞言,林彩霞冷笑著諷刺的說道,“你現在覺得我們做的不到位了,你現在覺得我們錢給的不夠了,當初我這麼說的時候你這麼不出來反對,當初你怎麼不念我哥哥和我嫂子對你的好,現在出了事情出來馬後炮,你可真行!”

畢竟相處了十幾年,又一直心裡對她有愧疚,盧大勇也不跟她吵,隻平靜的問道,“那你準備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