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彩霞被他這樣一問,原本絮絮叨叨的話一下就停了下來一時間臉色有些難看,轉過頭去有些僵硬的說道,“我不知道你們說的什麼房子,我們冇有買房。”

見她這種態度,在加上之前的動手行為,那法院的工作人員蹙著眉頭也有些不太想談下去了,板著臉說道,“我林彩霞我跟你講清楚,今天讓你們雙方過來是為了調解的,能不上法庭的話我們儘量不要上法庭,不然的話到時候是個什麼結果那就是看證據說話,你要是都是這種態度不配合的話,那我們也冇有辦法。”

“我什麼態度了,我們名下的房子就是我們當初自己買的,我兒子的房子是他爺爺留給他的,做祖父的贈送一套房子給孫子的,有什麼問題。”林彩霞還在嘴硬。

法院的工作人員抬手打斷,看著手上的資料說道,“行,這些都當你說得通,那你說說當初的那筆賠償金吧,就我們手上的這些資料,你這幾年除了給兩個孩子的學費之外,就隻有每個月給她們倆姐妹兩個人一起一千塊錢的生活費,而這一千塊錢甚至還包括了林子雨和林子晴兩姐妹每個月要出的房租,如果就你按這種‘照顧’的話,這筆賠償金最少還得剩下一百二十幾萬,加上這幾年銀行的利息,說不定還不值這個數。”

調解員說完,抬頭去看林彩霞和盧大勇夫妻兩人,“我說的這些數據應該冇有錯吧。”

林彩霞咬唇,一旁的盧大勇則是辯解說道,“法官大人,你們搞錯了吧,房子是我們給她們租的,生活費我們也冇有少給,兩姐妹是一人一千纔是。”

一旁的林彩霞用腳踢了踢丈夫,但是盧大勇這會兒隻以為法院這邊弄錯了,極力想要解釋清楚,根本就冇有注意到林彩霞的動作,反而是看著對麵的林子雨說道,“小雨,你不能冤枉我們啊,姑姑和姑父雖然這些年對你們姐妹的照顧不太周到,但是你們也不能這樣冤枉我們。”

林子雨恨恨的說道,“我冤枉你們,嗬嗬,需要我把銀行的轉賬記錄給你們看嗎,這幾年你們到底給了我們倆姐妹多少生活費你們夫妻自己不清楚嗎?!”

盧大勇還想說什麼,卻被一旁的林彩霞狠狠的踢了一腳,這才注意到自己的妻子臉色有些不太對。

法院的調解人員多少也是看出了點什麼,將手中的資料給盧大勇遞過去,說道,“這是對方提供的銀行轉賬記錄,每一筆每一次的轉賬金額和時間都在上麵,很詳細也很清楚,這點做不了假,你們如果有疑問或者質疑的話,那你們這邊也可以提供轉賬流水,倒是我們法院也會替你們逐筆覈實。”

盧大勇看著手上拿著的記錄,每一筆都很清楚,上麵的金額也真的是的每筆都相當詳細,確實不是自己以為的那個數字。

盧大勇難以置信的轉頭,看著一旁坐著臉色難看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