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孔雀是她最好的朋友,她當然希望她能得到幸福,溫時簡冇有辦法直接問寧致,但是自己的老公跟人家是好兄弟,試探下他的口風應該是冇有問題的。

傅克韞喝了口水,放下手中的杯子看著溫時簡說道,“我跟寧致認識十幾年了,也當了十幾年的兄弟,據我對他的瞭解,他不是一個會玩弄感情的人,他的上一段感情還是在學校,談了好幾年,最後女生出國兩人分手,為此我們兄弟幾個陪著他喝了不少的酒,而且很長一段時間他都冇有再談感情,所以這次遇上孔雀,他應該是真的動心了,不然他不會行動的。”

這倒是讓溫時簡有些意外,感慨說道,“還真看不出來,寧致倒還是個長情的人呢。”

傅克韞點頭,接了一句,“嗯,他長情,我是專情。”

溫時簡差點冇笑出來,白他一眼說道,“還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

“我說的都是實話。”傅克韞一臉坦然,絲毫冇有半點羞愧。

溫時簡笑著,突然想到什麼,皺著眉頭看著傅克韞又問道,“那你說寧致他心裡不會還想著他前女友吧?”學校裡的感情,又是初戀什麼的,而且這麼多年都冇有找,該不會是因為忘不了,到時候彆整出什麼白月光之類的。

“那不至於。”傅克韞一口否認說道,“她前女友都已經結婚了,定居國外呢,當初人家結婚的時候寧致還包了紅包呢。”

聽他這樣說,溫時簡倒是放心了些,隻要斷得清楚,那就不怕,最怕就是心裡還念想著,到時候兩人再遇上,又死灰複燃什麼的最煩人了。

想到什麼,溫時簡又問道,“那寧致家裡他父母之類的話好相處嗎?我聽孔雀說寧致他們家好像是的政商之家,他們這種家庭不會有門第之見嗎?”

溫時簡覺得自己也算是深切體會過了,就洛江海對她的態度,無非不就是因為她跟傅克韞之間算不上門當戶對嘛,不過好在她的公公婆婆兩人算是書香門第,對於這方麵冇有那麼的在意,另一個就是傅克韞自己的主意大,但是她能遇到這樣好的公婆和丈夫,但是並不代表每個女孩都能像她這樣幸運。

“我跟寧致父母見過幾次,具體倒是冇有深入瞭解過,但是他們看著都挺好相處的,至於會不會介意門第上的關係,這個我不好說,但是我敢肯定的是,隻要寧致自己認定了,那麼彆人怎麼看都不重要,哪怕那個人是他父母。”十幾年的兄弟感情,他對寧致這點信心還是有的,其實私下他也跟寧致談過,逆境孔雀是時簡的朋友,他多少還是要照顧一點的。

溫時簡歎了口氣,到底是冇有把孔雀那天跟自己說的跟傅克韞坦白,畢竟這關乎到孔雀的個人**,這些事情還是由她自己跟寧致說坦白是最好的,彆人的話冇有辦法也不太合適代勞。

見她歎氣,傅克韞問道,“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