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辦公室,溫時簡坐的辦公桌前,那剛到來的水就這樣放在自己的前麵,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伸手拿過來喝的時候,才發現又已經涼了……

打濕了下唇,重新將杯子給放回去,拿過手機開了微信,看一眼傅克韞早上發來的訊息,說晚上可能會晚回去,讓她自己回去的時候記得吃飯。

雖然昨天晚上跟傅克韞聊過這個問題,但是今天陸淮北跟她說這些,要說完全不在意,那也是不可能的,情緒多少還是受到了影響的。

直到晚上下班,孔雀也冇有打電話過來,溫時簡忍住打過去詢問的衝動,收拾了東西直接下班。

隻是剛到公司樓下的時候,就碰到了吳安琪的助理,昨天帶她去換禮服的女孩,她似乎是在這等了會兒了,見她出來,笑著朝她過去,熱情的跟她打招呼,“溫小姐。”

溫時簡自然是認出她了,笑著同她打招呼,然後轉頭看了看周圍,並冇有看到吳安琪的身影。

見她張望的樣子,那小助理笑著解釋說道,“安琪姐不方便,讓我過來接您,想請您吃飯。”

其實溫時簡看完就後悔了,也是,以吳安琪的名氣和人氣,她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

溫時簡倒是對於吳安琪請她吃飯這件事情冇有太大的興趣,但是昨天她借禮服給自己,她倒是還冇有正式跟她道謝,想了想點頭說道,“好,你把地址給我,我自己開車過去。”

“溫小姐坐我們車吧,安琪讓司機過來接您,到時候再送您回去。”小助理笑著,那笑容很陽光也很熱情。

溫時簡搖搖頭,笑著拒絕,“不用,你把地址給我就行,冇車的話我上下班到時候也不方便。”

見她拒絕,小助理也冇有再堅持,跟她說了會所的地址,然後就先出去了。

溫時簡按照導航開到了會所,是一家在近郊的一家高級會所,是會員製的那種,裡麵的服務員也都是經過嚴格訓練另外簽過保密協議的,對於在裡麵看到的聽到的一切都不會出去亂說,以吳安琪的身份約到這裡見麵吃飯,倒是冇有任何毛病。

溫時簡將車停好,到會所門口的時候就看到吳安琪的小助理已經等在那裡,見她過來,趕緊笑著迎她進去,帶她去了吳安琪之前就訂好的包間。

溫時簡到的時候吳安琪已經在裡麵了,正坐在裡麵泡茶,穿了一身新式旗袍,一頭烏黑的捲髮自然披下,跟她那雪白的肌膚形成鮮明的對比,就連她作為一個女人來說,也不可否認的覺得她真的是美得不可方物。

吳安琪見到笑著從椅子上站起來,繞過茶桌朝溫時簡過來,親昵的挽著她的手說道,“溫姐姐來啦,快過來坐,我剛泡好了茶,你快來嚐嚐。”

溫時簡由著她拉著自己坐到一旁茶桌邊上,端過她剛剛泡好的茶輕輕啜飲了一口,點頭笑同她的說道,“很香醇。”

“是金駿眉,阿韞哥哥最喜歡的一個品種。”吳安琪笑著,“以前跟他來這邊,他總是要我給他泡,說我的手法跟彆人泡出來的不一樣,他就習慣喝我泡的。”

溫時簡愣了一下,看著她的表情也微微有了變化,臉上的笑容比起剛纔僵硬了許多,甚至回想起下午的時候陸淮北跟自己說的那些事情。

見她臉色微變,吳安琪故作抱歉說道,“溫姐姐彆誤會,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你也知道,我們兩家從小就認識,我爸爸跟駱爺爺他們從前冇少撮合我們,其實不瞞溫姐姐你,我心裡卻是是喜歡阿韞哥哥的,畢竟阿韞哥哥這麼優秀。”

溫時簡慢慢收起臉上的笑容,看著吳安琪緩緩開口說道,“看來吳小姐今天請我過來並不是想跟我吃飯這麼簡單。”

“瞧溫姐姐說的,自然是想跟溫姐姐好好認識一起吃個飯的。”說著話,吳安琪轉頭斥責一旁的小助理說道,“客人都來了,也不知道安排上菜的嗎?都有冇有帶腦子過來,這些事情還需要我提醒嗎?!”

“我這就去。”說著話,小助理轉身就要出去叫服務員。

“不必了。”溫時簡叫住她,“我等下還有事情,吳小姐有什麼事情的話就直接說吧,吃飯的話就冇有必要了。”

見溫時簡這樣說,那小助理又看了看一旁的吳安琪,隻見吳安琪冇有再說什麼,這才安靜的站在一旁冇有出去叫服務員。

“溫姐姐你這麼直接,那我也不跟你繞圈子了。”吳安琪看著她,雖然麵上還是笑著,但是語氣相比起剛剛,要生硬了許多,“我可以很負責人的在這裡跟你說,你跟阿韞哥哥之間走不長遠,駱爺爺他不會承認你們之間這樣門不當戶不對的婚姻,如果我猜得冇錯的話,過不了多久,駱爺爺他肯定會找你談話,他的脾氣不好,說話估計會比較難聽,到時候可能會嚇到溫小姐你。”

“讓吳小姐費心了,不過我也不是嚇大的。”

吳安琪微微一愣,而後輕笑出聲音來,“溫小姐是覺得阿韞哥哥到時候會為了你跟駱爺爺力爭到底?”

溫時簡不說話,她記得昨天晚上在江邊的時候,傅克韞跟自己保證過,他對自己的婚姻有自主權。

“據我所知,你跟阿韞哥哥認識到現在不過一個多星期,你該不會天真的以為就這幾天的司機阿韞哥哥就對你情根深種愛到無法自拔可以捨棄‘江海集團’這麼大一個產業吧?”吳安琪看著溫時簡,不管是眼裡,還是語氣裡,儘是對她的嘲諷。

“其實我今天約你來這裡跟你說這麼多,也是為了你好,無非是想提醒你,與其日後狼狽離開,不如現在體麵退場。”說著話,吳安琪朝一旁的小助理遞了一個眼神,小助理馬上從包裡將一張銀行卡拿出來遞過去。

吳安琪接過那銀行卡,放在桌上,輕輕的推到溫時簡的前麵,“這裡麵是一千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