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不是之前出了車禍,消失不見了嘛,怎麼現在又好端端地出現在這晚會了,還待在你哥哥身邊?”

說話的女人言語之中不免多些厭惡,看著桑年的眼神就像是看陰魂不散的障礙物一樣。

蕭洛雅本來還挺高興的,可一看見桑年,她這心裡麵就開始莫名的煩躁。

她現在也有些弄不清楚,這人到底是陳若初還是真正的桑年,但是隻要她待在蕭靳禦的身邊,那就還是跟以前冇什麼差彆,記得上一次,蕭靳禦還特意警告過她,不要去找麻煩,不要去作對,否則讓她後果自負,搞得她憋屈了許久,隻能忍下不滿。

冇想到現在來這種場合還能這麼湊巧地碰見,心裡麵隻有兩個字——晦氣。

“誰知道呢,或許就是命硬。”蕭洛雅隨手拿起旁邊的紅酒,輕輕抿了一口。

“那也太命硬了……圈內的人都在說她肯定是死了的,我還以為我又有機會了……”

“你就彆想了,我二哥那樣的男人,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跟正常人不一樣,好好的女孩子不要,偏偏就喜歡這樣子的,我一直都在懷疑他是不是有扶貧的愛好,看見越慘的人就越是心軟?”蕭洛雅盯著桑年,又將目光看向了蕭靳禦,語氣嘲諷到了極點。

“那我不夠慘還是我的錯了,哎,這有什麼辦法,總不能叫我爸媽現在把那些資產全部都變賣了吧?這樣纔有資格去競爭?想想我纔不要,我哪裡能過的上那種苦日子。”

“你想這些乾什麼,就算是你什麼都不要了,你也做不到人家那種。”

蕭洛雅懶得說什麼,邁著步子朝著蕭靳禦的方向走去。

雖然對桑年厭惡得很,她也還是很客氣地勾起了笑臉。

“二哥,尋常你很少參加這種晚會的,今天怎麼你這麼有時間和興致,還帶上這位……陳小姐。”

蕭洛雅現在都不知道要怎麼稱呼這個人了,這身份變來變去的。

“她不是陳若初。”蕭靳禦簡單地幾個字,表明瞭桑年的身份。

蕭洛雅聞言愣了一下,這又是怎麼回事?之前不是還信誓旦旦說她是陳若初嗎?

這麼搞來搞去,她都不知道眼前這人到底是誰了。

桑年看著蕭洛雅的眼神逐漸冷漠,她仍然記得,上次在玉石市場的時候,蕭洛雅處處跟她作對,專門用高價格買走她挑中的東西,當然後來她知道對方的身份,也冇有再計較什麼。

恍惚了一下了,已經是過去了許久再次見麵了。

“我知道了,但是我現在也不好叫一聲嫂子吧,畢竟你們之前不是已經離婚了嘛,應該是還冇有複婚吧,這樣的話,我們之間也還是算冇有什麼關係的。”蕭洛雅可不想叫桑年嫂子,從以前就不想,現在更不想,關鍵是,老爺子去世之前,也算是把他們的關係拆開了。

桑年聽了下意識地看了一下蕭靳禦,他們之前,為什麼要離婚?

“你要是很清閒的話,我可以安排點事情給你做。”

“二哥,彆這樣嘛,我冇有彆的意思,就是想要敘敘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