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家家主說完,將視線放在了身邊經曆了一番苦戰的小女兒身上。

“經此大難,我程家也該由新的人,來繼續帶領程家走下去了。”

程家家主說罷,將一枚令牌從懷中取出,交到了小女兒手上。

“為父自覺無顏再留在巨峰城內,從此往後程家就是你的程家,與我再無任何乾係。

父親知道你是一個堅強的孩子,希望你能帶領程家重新崛起。

若百年後我未死,必回到巨峰城見證你的程家。”

程家家主說罷,不顧少女驚愕的目光和脫口而出的挽留,身影化作流光消失在了程家大門前。

看著父親消失在眼前,這位程家最小的女兒冇有哭,反而是握緊了手中代表家主身份的令牌。

正如她父親所說,她很堅強,足夠支撐現在的程家邁向未來。

“家……家主,我們現在該去哪?”

一旁的一名程家修士從驚愕中反應過來,用這彆扭的語氣叫著少女家主。

倒不是他不願意承認少女的身份,而是突然這麼一改口有些難以適應。

“江家,我們去跟江家結盟。”

少女冇有在意對方的語氣,目光炯炯的望著遠處,一聲令下殘存的程家人便跟著少女趕赴江家。

程家發生的變故張逸風並不知曉,他此時已經走出巨峰城門,一路馬不停蹄的來到了煙雨樓山門前。

這一次煙雨樓內看起來無事發生,那幾個花瓶弟子還好好的守在山門前。

張逸風上前說明來意,她們便直接將張逸風請上了山門。

經過張逸風幾次三番出手相救,煙雨樓早已將張逸風視為座上賓。

隻要張逸風想來,煙雨樓的大門隨時為張逸風敞開。

張逸風進入煙雨樓內,與過路的煙雨樓女修們打了幾聲招呼,便直奔宗門大殿走去。

來到宗門大殿內,張逸風就看見煙雨樓主煙雲霞此刻正揉著額頭,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

張逸風心中猜想煙雲霞犯愁的事情,必定與賀婭嬌有關,估計是在煩惱賀婭嬌到底去了哪裡。

感知到張逸風的氣息到來,煙雲霞放下了揉著眉頭的手,對張逸風露出了一抹笑容。

“抱歉了小友,若是早些告訴你婭嬌就在我們煙雨樓,你也不至於撲了個空。”

煙雲霞一臉歉意的說道,煙雨樓還是有情報網的,在煙雲霞恢複過後,便去檢視了賀婭嬌的接受傳承的山洞。

在調取了山洞內的記錄後,她知曉賀婭嬌是在接受傳承時被人給帶走了。

此刻張逸風來到煙雨樓,煙雲霞下意識以為張逸風是來問責的。

看著煙雲霞一臉歉意的樣子,張逸風微笑著搖了搖頭。

“樓主勿慮,婭嬌已經被在下找回,此行前來是想要問問樓主意見的。”

張逸風語氣平淡的說道,煙雲霞坐在椅子上沉默了一陣後突然眼中爆出精光。

“小友,你冇開玩笑?”

煙雲霞一臉希冀的對張逸風問道,待張逸風肯定的點了點頭後,煙雲霞懸著的一顆心總算放下。

但緊接著她的心就又懸起來了,因為她想到了一件事。

賀婭嬌被帶走的時候,還冇接受完傳承,若是在這中間出了什麼意外,傳承怕是……

“那不知婭嬌現在何處,可方便回煙雨樓一見?”

煙雲霞小心翼翼的對張逸風試探道,看穿了煙雲霞的心思,張逸風心中失笑麵上依舊是一副鎮定之色。

“樓主放心,婭嬌無事,傳承也已經被婭嬌獲取。

正如小子前麵所說,此行前來便是跟樓主商量一下,關於婭嬌的事我都聽她說了。

我知曉煙雨樓對婭嬌恩情太重,這種恩情是最難償還的,但隻要樓主一句話,不論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會為樓主辦到。”

張逸風一臉凝重的說道,煙雲霞聽到張逸風所說神色一愣,旋即明白了張逸風話中的意思。

頓時煙雲霞麵上恢複了平穩之色,對張逸風淡定的擺了擺手。

“我們煙雨樓不用任何回報,婭嬌也是想跟小友你走就走,我們煙雨樓是絕對不會阻攔的。

這件事我想小友已經聽說過了,我們煙雨樓不會阻攔門下弟子的愛戀,隻會在弟子被拋棄後出手教訓那些花言巧語的男人。”

煙雲霞一臉平靜的說完,仔細打量了一番張逸風。

“不過我覺得小友不像是那種會拋棄愛人的傢夥,所以婭嬌跟在小友身邊,我與妹妹都很放心。

補償什麼的就不必了,這都是我們煙雨樓的一廂情願,再者這個傳承隻是我們父親的夙願。

倘若婭嬌真的完成了傳承,我們父親的修為也算是用在了正確的地方。”

煙雲霞的回答遠超張逸風的預料,這樣單純的女子,竟然是仙界中一方宗門的宗主。

這樣的性格,若不是煙雨樓家大業大再加上門內實力不弱,怕是早就被細雨閣吃的渣都不剩了。

想到這兒,張逸風更是覺得自己有必要好好回報一下煙雨樓。

雖說他替煙雨樓掃除了細雨閣,已經是大功一件,幫煙雨樓解決了一個心頭大患。

但張逸風覺得那隻能算是自己前進目標上隨手做的事情,不能算作對於煙雨樓的回饋中。

想到這兒,張逸風索性從儲物戒裡開始一瓶瓶的往外拿出丹藥。

一開始煙雲霞看著張逸風拿出了一桌子的丹藥,一臉真摯的讓張逸風不必如此,趕緊拿回去就是了。

然後張逸風就跟聽不見一樣,一瓶瓶丹藥不要錢的往外拿,茶桌堆不下便放在地上。

漸漸半個宗門大殿都被張逸風拿出來的丹瓶給擺滿了,各種各樣的丹藥四處擺放,都是張逸風用心煉製出來的丹藥。

“樓主,這些丹藥夠彌補煙雨樓的損失嗎,若是不夠我這裡還有。

還是樓主前輩覺得這些丹藥的品質不夠,誠意太低?

那我現在就給前輩現場煉丹,前輩需要什麼樣的丹藥?”

張逸風說著就要從儲物戒內取出丹爐,現場就在這個煙雨樓宗門大殿內給煙雲霞煉丹。

看著張逸風的動作,煙雲霞反應過來,叫住了要取出丹爐煉丹的張逸風。-